最新评论
我的日志

天之外(4)——别样辉煌

   编辑   2019/4/17 11:28:11


我总有一种感觉,中国当代治史的人,眼光过于短浅,心胸过于狭隘。

按照我小学中学历史所学,印象中亚洲除了中国文明就没了别的。你看,四大发明多重要,直到今天,飞机、火箭、登月、探空,哪一项离得开火药的发明!

这固然能激起民族自豪感,但细想来,黄河文明又是哪里来的呢?

当代考古已经证明,早在黄河文明、也就是半坡文明和大汶口文明之外,我国东北地区的红山文明不让中原,并且应该有其直接的传承,那大概就是今天韩国学者沾沾自喜的“早在六千年前,韩国就统治 中国”理论的滥觞。而越来越多的证据也表明,我国西南地区的文明发展也有其外来因素的参与。于是我常想,史学究竟是干什么的?读卡罗尔.帕金的《美国史》,会有一种深深的佩服。那种宏大视野下的梳理和回望,让人自然产生一种感叹和自觉,关照历史应该用来弥合民族分际,塑造新的文化。追忆历史的目的是为了让一个民族更稳健地走向未来,而不是满足可怜的一点虚荣。

大约一千一百年前,恢宏一时的中国北宋王朝灭亡,穷奢极欲靠搜刮百姓强征花石纲建造的皇家园林被毁,艮岳从此灭迹。更可叹的,国君被掳,成为金人阶下玩偶。

也就几乎在赵宋王朝兴起的同时,大宋天子管辖之外又起一重天——吴哥王朝在中南半岛崛起。直到闍耶跋摩七世,用了前后四百年的时间,扩张成一个地跨两洋的大帝国,成就了当时东南亚地区的奇迹。然而,同样的命运等待着它,那时的吴哥也离覆灭不远了!

吴哥,很早就知道的响亮的名字,虽只是昔日的辉煌,但依然令人肃然起敬,又扼腕顿足!

早上七点出发去吴哥王城。

吴哥王城又叫大吴哥,以区别于吴哥窟。它是吴哥王朝闍耶跋摩七世国王的都城,位于今暹粒市区的北郊。和许多古代城池一样,王城近似正方形,城门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分四个方位设置,城墙高大坚实,城外挖有又深又宽的护城河。据说,当年河里养着好多鳄鱼以防敌人偷渡。

离南门很远,导游就让车子停下来,让大家下车。从这里步行进城,最能感受王城的壮观和气派。

太阳刚刚升起,给红色的土地镀上一层金辉。一条旱桥直通城下。旱桥两边是装饰精美的厚重的石雕护栏。每隔不长距离,就有一尊威武的石人作栏柱。虽然有些栏柱已经毁坏,但依然能够感受到它曾经的排场。

王城大门不很宽阔,勉强可以通过一辆中型旅行轿车。这与建筑结构直接相关。纵观吴哥建筑群,均是砖石砌体结构,建筑的顶部是石砌拱券,这就注定它不大可能有宽大的跨度。

作为拱券压顶,大门之上是三座宝塔,很象我国藏传佛教的须弥座。中间那座塔较高,四面雕刻着人像,这就是旅游介绍里常提到的四面佛。在吴哥不少建筑上都有类似的宝塔和四面佛像。其实,所谓的宝塔,不过是男根的变形。这还要说到佛教的发源地古印度。古代印度是个生殖器崇拜强烈的地方,在印度文化里,性和生殖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这些随着佛教的传播,流布到周边,包括东南亚和我国的西藏。在藏南、不丹等地,至今还有在自家门前墙上描绘男性生殖器的传统。

进入南门,重新登车继续前行。不多一会,一座拔地而起的高大建筑进入人们的视线。它残破而不颓败,沧桑仍显豪迈,黑森森的面目绮丽而威严,如海市蜃楼,似玉宇琼阁,又好像一串串巨大的惊叹号扑面而来。巴戎寺,整个吴哥古迹中最为高大宏伟的独体石砌建筑,东方的金字塔,就在眼前!

作为一个搞工程结构的,我知道,石砌结构是我们人类从蒙昧走向现代漫长进程中一个非常值得骄傲的发明。在这一发明之前,我们的祖先结茅为庐,生活环境非常艰苦。因为发明了用石头垒墙建房子,他们才可以更有效抵御猛兽的侵袭和敌人的攻击。因此,我们往往把石砌建筑所达到的水平作为一个文明发展高度的重要标志。遗憾的是,也许是我们早在秦汉时期就发明了用火烧砖的技术,用石建房并不是我们中国建筑的主要发展方向,虽然有河北赵州桥、山西无梁殿等历史悠久的石砌建筑作实例,但纵观整个中国建筑历史,坦率说,我们的石砌工艺水平并不是出类拔萃。在非洲有埃及金字塔,在南美有印第安太阳庙,而我们东亚大地却没有什么像样的用石头垒砌的高耸建筑。

做这种文化上的比较并不是要否定我们自己。而是要让自己清醒认识到,其实在世界几大著名的文明之外,在某个发展阶段,往往会有一些次生文明。它们兼顾了大文明的优势,从而实现跨越式发展,甚至一度超过它的仿效对象。奥斯曼土耳其曾经这样过,今天的日本也是这种跨文化发展的成功典范。

人类早期建筑以杆栏建筑为多。但是,杆栏建筑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耐久性差,而且仪式感不够。大凡重要文明的建筑,无不是建在高岗之上,或拥有一个大大的台基。估计吴哥文明发展到那个时候,帝王也意识到,以自己的统辖疆域,完全有能力也应该让自己的宫殿和庙宇屹立在高高的台子之上,以此来震慑百姓,宣扬天威。王朝需要锋利的刀剑和坚硬的石头,而不能仅仅靠几根木桩来支撑。巴戎寺就是这样,靠着巨大的条石,一层层堆垒上去的。在这个巨大的石砌堡垒上,参差错落有大小五十多座宝塔。其中,中央那座最高的宝塔是一个石窟。站在那里俯临湄公河大平原和它上面的芸芸众生,该是怎样一种情怀!

围绕这座堡垒,四周是同样用条石砌筑的院墙和回廊,其间还保留着房间的遗迹,那应该是低级僧侣居住的地方。回廊的石墙石柱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许多图案具有连贯性,应该是在讲述着什么。院墙外侧,靠近台基的边缘,是吴哥文化的典型符号,狮狗和龙蛇。虽然这些院墙、台基和雕塑都不同程度遭到损坏,但是你仍然可以想象得出它们当年是怎样一种风采。抚摸着这些一千多年前的文物,用心与它对话,为我们人类这杰出的创造力震撼!

柬埔寨国旗上的图案就是吴哥窟。原以为吴哥窟是三座宝塔,其实那是错觉。吴哥窟中心是五座大塔,中央塔最大,四角各有一座小塔。从侧面看过去,就好像是三座塔。塔的四周是回廊式的石砌窟型建筑。

同样是石头杰作,虽不那么雄奇,小吴哥比巴戎寺要秀美得多。这不单因为小吴哥的浮雕更多更精美,还因为它空旷庭院那旱季里少见的一泓静水。

水池边围着不少拍照的人。等了半天,才抓到一个人少些的空当,抢拍下静谧安详的吴哥窟远景。

小吴哥院里还有不少建筑,有个叫图书馆的,不知是确有记载还是后人的附会,都是损毁严重的遗迹。与赵构的南宋小朝廷很有几分相似,同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当强大了的另一个民族暹罗人打来的时候,富丽一时的吴哥大王该是何等的惊慌。他不得不匆匆南逃,偏安一隅,甚至在以后岁月里从没敢再起雪耻复土的意念,以至于这记载了人类辉煌文明的吴哥从此藏匿于古藤草莽之中,若不是一个法国殖民者的意外发现,恐怕至今无人问津!是耶非耶,人类社会发展不就是这么曲曲折折、跌跌撞撞!

从小吴哥出来,已经临近黄昏。

巴肯山看日落是吴哥一景,我们当然不能错过。可是因为在小吴哥里消磨时间较长,赶到巴肯山下时天色已晚。团友们一路小跑就上了山。爱人见我有些急,催我一个人先上,好抢拍日落的照片。我心里也是忐忑。如果真的错过时机,也挺遗憾呢!不过权衡以后还是拉起她的手。外面的风景固然重要,两个人的风景更需维护。什么叫风雨同舟?什么叫相濡以沫?人生不就如同登山观景!(岳彤 2019.3.31)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37)   |    评论  (0)
网友评论
对不起,暂无内容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岳彤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