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我的日志

天之外(6)——祝福南天

   编辑   2019/4/17 11:31:05



写完“独话沧桑”柬埔寨游记就可以结束了。本不打算提那些心中的不快和伤感。回头想想,作为纪实文体,记录美好固然重要,写点不怎么好的,也未必是败笔,世界本就是五颜六色。
我和夫人这次柬埔寨之旅,共同的感受就是洞里萨湖的行程不很令人高兴。
我对洞里萨湖最早的好感来自曾经看过的一个有关印度支那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纪录片。电影里的洞里萨湖宁静而美丽,粼粼波光里男耕女织一派田园景象。而这次看到的洞里萨湖简直可以用“污浊”来形容。
正值旱季,湖水很浅。来往的运载游人的机器船搅动浑黄的湖水,两岸枯枝蓬蒿之上挂满塑料袋等污物,看到这些,心中不免涌起一阵厌烦。
来洞里萨的路上,看到有两个西方人样子的青年,骑着摩托车在我们车子的前面疾驶。大概是自驾去游湖的。突然,一辆大客车从我们侧面急速超过。正当我为那司机的英勇惊诧莫名之时,就见那车又逼近了前面那两位青年。驾摩托的小伙子意识到了危险,赶紧往路边躲闪,大客车呼啸而过。摩托上的两人翻倒路边,车上人一阵惊呼。万幸,那小伙子还算机敏,没被大车撞到,但两人摔得不轻,男子头上流下了血。
中国有句老话,良心丧于困境。
人为了生存,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但是,如果解决了生存的基本问题,我们是不是要更多追求精神上的安慰?当爱护动物都已成为全球普遍共识的今天,你怎么忍心驾着钢铁巨兽撞向你的同类,就为省下那一脚刹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258)   |    评论  (0)

天之外(5)——独话沧桑

   编辑   2019/4/17 11:29:50



大概出于低报价拉客源考量,不少旅游公司的柬埔寨项目都砍掉了崩密列。不仅砍掉,如果你询问有关崩密列的问题,业务人员大多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态度,说那里怎么怎么没意思。总之,就是告诉你,崩密列一点价值也没有。
想去看看真正意义的遗址,心里就一直惦记着。正好,一个团友也是个摄影迷,坐上车的第一天就提起崩密列。有了同道,自然兴致大增,我俩一唱一和地宣传起崩密列。不一会,一车人就叫我们忽悠得动了心,第一天没结束,大家已经集体同意自费增加崩密列项目。
导游是柬埔寨出生的华裔。当年爷爷从中国潮汕到了越南,在那里成家,后来又从越南来到柬埔寨。他的老家在柬埔寨东部山区,早年当兵从家里出来,在军队里当文书。退伍后自学中文,考上了旅游公司当导游。到底是有文化的,谈起柬埔寨近代的历史,他如数家珍。我仔细听了听,八九不离十,比到机场接我们那位导游说话靠谱多了。那个导游竟然说西哈努克在中国住了五十年(柬埔寨1970年政变时西哈努克开始住北京,到2012年逝世,不算其间返回柬埔寨,总共不到五十年),明显历史文盲!都是中华的种,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女王宫和崩密列都在吴哥城的东北方。这天上午的行程是这两个地方。可是路上看到一个所在,金字塔型的建筑也很雄伟,大家就让导游临时停车。导游讲这个地方叫嘎丸寺,是火葬的地方。大家也不在乎,纷纷下车进庙。
大概中国人忌讳死这个字,更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244)   |    评论  (0)

天之外(4)——别样辉煌

   编辑   2019/4/17 11:28:11



我总有一种感觉,中国当代治史的人,眼光过于短浅,心胸过于狭隘。
按照我小学中学历史所学,印象中亚洲除了中国文明就没了别的。你看,四大发明多重要,直到今天,飞机、火箭、登月、探空,哪一项离得开火药的发明!
这固然能激起民族自豪感,但细想来,黄河文明又是哪里来的呢?
当代考古已经证明,早在黄河文明、也就是半坡文明和大汶口文明之外,我国东北地区的红山文明不让中原,并且应该有其直接的传承,那大概就是今天韩国学者沾沾自喜的“早在六千年前,韩国就统治 中国”理论的滥觞。而越来越多的证据也表明,我国西南地区的文明发展也有其外来因素的参与。于是我常想,史学究竟是干什么的?读卡罗尔.帕金的《美国史》,会有一种深深的佩服。那种宏大视野下的梳理和回望,让人自然产生一种感叹和自觉,关照历史应该用来弥合民族分际,塑造新的文化。追忆历史的目的是为了让一个民族更稳健地走向未来,而不是满足可怜的一点虚荣。
大约一千一百年前,恢宏一时的中国北宋王朝灭亡,穷奢极欲靠搜刮百姓强征花石纲建造的皇家园林被毁,艮岳从此灭迹。更可叹的,国君被掳,成为金人阶下玩偶。
也就几乎在赵宋王朝兴起的同时,大宋天子管辖之外又起一重天——吴哥王朝在中南半岛崛起。直到闍耶跋摩七世,用了前后四百年的时间,扩张成一个地跨两洋的大帝国,成就了当时东南亚地区的奇迹。然而,同样的命运等待着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279)   |    评论  (0)

天之外(3)——金边掠影

   编辑   2019/4/16 12:03:08

 

进入金边已经深夜,路边还有不少店铺在营业,吃东西的人也不少。这有些象我们的成都、洛阳。印象中象巴黎、东京等城市,也都是这么热闹非常。是不是所有国家的都城或做过都城的城市都是如此“奢靡”?真是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金边的城市道路不敢恭维,狭窄的街道让我们的大轿车转弯显得很笨拙。路边的老屋已很陈旧,有些屋内地坪要比马路还低,象极了我们曾经的跳坑房。
最让人有怀旧感的是街口路边的电线杆。这些久违的家伙突兀地站在那里,头顶密密麻麻缠满电话线,那些电话线又成捆成束地分成若干组,伸向四面八方。地下管廊的概念在他们还是个遥远的“柬埔寨梦”吧?
柬埔寨的涉外宾馆还是不错的,四星级以上基本都有泳池等健身娱乐的地方。不过我一次也没去过。一来几天的行程比较紧,没太多自由活动时间;另一方面,听说柬埔寨艾滋病人比较多,没敢造次。不过后来与导游探讨这个问题时,导游矢口否认艾滋病泛滥。他说是有一年开什么国际会议,结果西方人把这个病传到了柬埔寨,会议结束没几年,这个病就基本消灭了。
我没门路求见柬埔寨卫生部门要员,不能核实导游的话是否属实。不过凭一般常识,艾滋病是不会象感冒那样飞沫传播的,不会因为西方艾滋病人到柬埔寨打了个喷嚏,于是柬埔寨艾滋病大爆发。那好了,无论怎样,肯定是有不少柬埔寨人跟有病的西方人爱爱了,于是病了。这么一拓展思维,柬埔寨色情产业发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99)   |    评论  (0)



柬埔寨Lanmei航空的饭食不敢恭维,空姐的相貌和标准的华语还是应予肯定的。但是态度不能决定舒适度,过于窄小的座间距让我这并不算雄壮的人忍在那里五小时,真有些虎落平阳的感觉。加上出发前查阅当地气象资料,说那几天基本是阴雨天,就特意穿了双Timberland的 Gore-Tex防水登山靴。臭脚就臭脚吧,总比泡在水里强。当然,玄酷也是原因之一。战争片看得太多,生来就喜欢当个英雄啥的。穿双大头鞋,路见不平,踢人比较得心应脚。现在好了,坐在那里像极了上刑,脚下还打了夹板,难受至极。
西哈努克港据说是柬埔寨第三大城市。
飞机从跑道降落下来,慢慢减速,滑行到接近跑道端头,然后调转身来,再沿跑道原路滑行到邻近场站楼的停机坪上。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没有独立滑行道的机场。这说明两方面问题,西哈努克港机场经济力量薄弱,无力修建滑行道;这个空港的客货流不是很大,起降飞机数量不多。更令人笑喷的是,当飞机停稳后,早就等在一旁的舷梯被小车牵引着慢慢朝飞机靠过来。当离飞机较近时,牵引车停下。我心里好奇,为什么还要留个间隙呢?难道要乘客出舱时演练一下高空跃涧?就见过来几个小伙子,用手推着舷梯慢慢靠上飞机的舱门。我方明白,那是怕牵引车操作精度不够,撞坏飞机。
海关办理落地签费了些周折。
正当大家静候领队办手续时,就听她突然愤怒地大叫起来。按领队的说法,海关官员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275)   |    评论  (0)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孔夫子编选诗经三百篇与他一系列伟大论述的目的一以贯之。好为帝王师的孔老人口吐白沫地叫嚣,为的就是他心目中那个泱泱大周。他期望帝王们,从天理,顺民意,压抑自己骄横的心性,再现理想的国度,即所谓克己复礼、实现共产主义。
但是后代帝王们耍小聪明,打着供奉老夫子的旗号,干着让老夫子气到跳墙的恶事。不要说帝王,就是他们那些谎话连篇的御用文人,又有几个是真正意义上的道德典范、孔孟传人?大叫“存天理,灭人欲”的朱夫子不就据说纳尼姑奸儿媳吗?他的人欲不仅没灭,反倒异乎寻常地炽烈起来呢!天理?瞒天之歪理吧?
我喜欢读《论语》,可我从来不为别人推荐《论语》。在我看来,如果有人真的按照论语行事做人,他一定是个君子。相反,如果有人极力为你推荐论语,那么要注意,这人大多会是个骗子。
戈贝尔博士有句名言:谎话重复千遍就是真理。于是,个人主义极度膨胀的帝王老儿们就真的以为孔老夫子的“溥天之下”是对自己的加冕,就真的以为全天下都是自己的了。中国的史书不就一直以皇帝的家事为中心吗!直到人家坚船利炮撞开国门才知道,那意淫出来的天,不过是人家脚下一只危卵;刻意奴化了的顺民,危机时刻也不会有心思为皇上挡枪当炮灰。也难怪!慈禧老佛爷可以卷着搜刮来的金银细软逃跑西安,百姓拆几块圆明园的墙砖盖间遮风避雨的房应属无罪,不反戈一击、加入洋人的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60)   |    评论  (0)

西湖情

   编辑   2019/3/19 17:46:31

薛嘉欐(岳彤)填词



断桥卧波柳絮飞    
晚钟南屏声声催    
挥手问船家        
美人何处归        
美人何处归 
       
梅园鹤舞琴音碎
三潭月印锦鳞辉
桨声随风走
心向美人飞
心向美人飞


(副歌)
情牵在清波碧岸
眼望穿孤山雨溦
与你相守日久
天荒地老我心永相随
同携手
比翼归
莺啼柳浪(线)飞


男声版《西湖情》

女声版《西湖情》





人间有情
——写在歌曲《西湖情》首发之际
 
常问自己,情是什么?回答这个问题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繁杂。简单说,情就是人与人的相爱相憎;繁杂起来说,情是我们人类之所以区别于动物的根本属性和特征,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高级思维活动的外在表现,它可以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220)   |    评论  (0)
岳彤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