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
最新评论
我的日志

时尚群体的秘密

   编辑   2017/10/20 17:18:55

当时我刚到这个服装公司,令人吃惊的一件事是,他们的样衣室居然有6个!每个都有30平左右,以色系来分的。比如,这个屋全是绿色系的衣服,那个屋全是红色系,那个屋全是白色系。每个样衣室里挂了几百个款式。我的天啦,那种老鼠掉进米缸的感觉!后来又参观了他们的奖牌室,有50平左右,里面是几十件大大小小的奖牌奖杯荣誉证书,老板与国家总理 省级领导 市级领导 合影的相框,挂了满满一墙!各种 协会商会 的 会长 副会长 什么 名誉董事,看完,你脑子里晕晕的,什么都记不住,这种。因为头衔太多了!

 

我就发现时尚人群,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特点。

 

先说说我们的前台。那个前台是个21岁的小姑娘,高中毕业,长相一般,她很爱穿一个叫啥莲的品牌,当时这个品牌在中国属于知名的高端时装,设计简单。一件棉质的套头毛衣要300元,一件碎花长裙要200元。当时她月薪是1800还是2000我忘了。我们私下聊天时问她,200元,这么贵一件裙子,在别地80元就能买到,为什么你一定要买这家的?她说,名牌和非名牌不一样。虽然这里贵点,但这里质量好,售后服务好。她还很爱戴脚链,走起路来丁当响的那种。我就想,买名牌的未必都是高收入人群,但的确有人希望通过名牌来抬高自己的公主感。

 

另个就是我们公司的跟单。这个人当时约28岁,高中文化,娃都有三四岁了,但老爱穿显年轻的衣服,看起来象二十二三岁的衣服,而且老是披肩长发。这个人爱穿一些比较保守的衣服,比如带花边的纯色套裙。她的衣服,多半都是左右对称的。这个人做事也是,循规蹈矩。我觉得这是时尚界女性的通病,老是希望自己年轻点,再年轻点。

 

另个就是我们公司的设计师。这个人当时约28岁,大专文化。这个人拿铅笔在纸上画起衣服来,比我们所有人都画得更好,更逼真,更灵动。但她画的衣服的款式,我总感觉有一种市井气。有次跟她一起逛街,才明白原因。原来她一般逛的店都是她买得起的店,里面的衣服都是五六十元的那种。(而我一般逛的店都是我买不起的店)。无论是颜色的搭配还是皱褶的处理,或衣服形状,总是给人一种没啥特色的感觉。按理说设计师应该会穿得时尚一点,但实际上她很不注重穿着,但她又很在乎头发,每个月一定要去做一次新发型。你看,时尚界人士,一有点钱,就要为时尚界的gdp做点贡献。

 

另个就是我,当时是外贸业务员。我把我设计的衣服,都给她们拿出来看。她们说,你设计的东西,好象都是简单大方的。我说,我就是喜欢这一类东西。但是,我有时又为了能让这个衣服出彩点,能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给衣服上绣花。这是她们不能理解的。也是她们不愿花时间去深究的一件事。我觉得那时我对色彩的研究不深,只知道粉得和蓝搭,黄得和绿搭,白得和黑搭,这种,简单的撞色。

 

另个就是我们的外贸业务经理。这个人平时穿得很保守,一身纯蓝呢子大衣就是她的外套了。她喜欢每隔个两三天就换一身外套。但这个人有时又很喜欢繁琐,比如她曾买过一件淡黄色上面绣了大片花的t恤,她说,这t恤我花了100多元呢。我相信,因为越复杂的衣服,做工越贵。后来,她老公一晚上赌输了50万,结果她要离婚,且去埃及帮一个朋友卖家具,也不知最后到底去了没。这个人的男伴有个特点,都是外观不错的。她老公个子高且身材不错,是个生意人,文化程度不知是初中还是高中。她在qq上聊天的一个男性朋友,不知是不是埃及这个,(感觉这人交际很广),有次给我们看照片,我发现是长得很帅的这种。我就想,凭她这种漂亮又能干的王熙凤,有钱有文化的老公,绝对能找到。但她通常找的都是有钱又帅的。你看,这就是时尚界人士的另个通病,她对另一半的外貌有要求。

 

 

另个就是我们的吓数师,就是毛衣的设计师兼技术师这种。这个人经常光头,我也不知是不是为了走街上能更引人注目。有次我去他的办公室,哇,那么一厚摞时尚杂志!这个人经常在研究各种时尚款式的做法。他说话有时比较直接,让人听着不太舒服。可能这是搞技术的人的通病,与人打交道时,有时不太灵活。他设计的东西,我还没有机会看,但他们说他的薪水是前台的三四倍!他们还说他进这公司之前,也开过小型外贸公司,专门折腾衣服。

 

 

另个就是我们的老板,广东清远人,在时尚界呆了近30年!生意最好时,三个制衣厂,一个印花厂,手下员工近千人。他平时穿得很普通,但他讲话很艺术,做人也很艺术。不知是谁把他办公室的套装茶杯拿走了两个,他都不吭声,回来把茶杯重新摆了一下,看着又很艺术的一个茶盘。这个人智力一流。刚进公司时,看了我写的一个市场调查报告,就是如何把他这个品牌在中国做大,他看完对我说,这些很好,但我们公司暂时没有精力做这些事。但后来一个上海外贸公司的客户到我们公司来,当时一大圈人,外贸经理,老板,我,客户,端茶的小姑娘,都在,他忽然对我说,邓芳,你把你那个市调计划讲讲。我吃惊坏了!我暗想,你不是说不做吗?怎么现在又要让我讲,好象我们又要做似的。这件事,后来我细细琢磨,琢磨了半年才琢磨出来!你看,高级人就是这样,不露声色地露了一手,过好久你才明白。这个人当时在忙于投资,整天出去忙着买这个楼那个楼。他好象是在时尚界呆得太久了,有点厌倦了。但我的确是佩服他,到今天都觉得这个人是当时我们那一群人里最大智若愚的。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99)   |    评论  (0)
前一篇:你是什么味道?
前一篇:被逼上梁山
网友评论
对不起,暂无内容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20weardotnet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