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
最新评论
我的日志

往生论注13

   编辑   2015/8/12 15:27:27

十六观怎么看出是人法并彰?... 1

日想观、水想观的人法并彰... 2

假观、真观都是譬喻... 2

能譬与所譬... 3

由譬喻契入真实之境的原因... 4

日想观的“人法并彰”... 4

⑥“人法并彰”对我们的启发... 5

a.从“并”字说明... 5

两种归命... 6

皈依三宝的不同次序... 7

名即佛、即法... 7

b.从“彰”字说明... 8

灭罪增德... 9

破迷趋觉... 9

直至成佛... 10

c.从“人法并彰”显现于名号说明... 10

“人法并彰”破斥“别时意”... 11

通过“人法并彰”理解经文... 11

 

 

十六观怎么看出是人法并彰?

十六观怎么看出是“人法并彰”?有两个要点,分别从人和法来说。

第一,从阿弥陀佛来说。十六观是以佛观作为根本核心,所以十六观收于十三定观,十三定观收于依正二报,依报收于正报,这一切都收在阿弥陀佛“无量寿”佛观。由佛观可知,阿弥陀佛本身的存在,是“人法并彰”,这样必然地,诸观都是“人法并彰”。这是一个大的原则。

第二,从法来说。依正二报是极乐净土真实无漏境相,也就是阿弥陀佛无量寿涅槃法的显现,它是法体的显现,当体就是法。

极乐世界法体的显现,并不像我们娑婆世界。娑婆世界的一花一叶,对于得无生法忍的大菩萨来看,也当下都是无量寿涅槃之法。那么极乐世界的一花一叶和我们娑婆世界的有什么不同呢?从法体来讲没有区别。区别在于,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愿心庄严,具有无量寿涅槃法的法之德;同时有阿弥陀佛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这种人德的体现在当中,是阿弥陀佛佛心的自然流现,具有人德。人是“觉”的意思。所以,极乐世界的依正二报具有觉悟众生的功能。我们娑婆世界的一花一叶就不具备这样的功能。

极乐世界是人法并彰的,有人德,有法德。法德,就是涅槃、无量寿;人德,就是这种法有觉悟的功能,能够推展到众生心中来。所以我们观极乐世界的一寸宝地,闻极乐净土的法音,乃至极乐世界的宝树之香、众鸟说法,都可以启发我们的觉悟。这是两个大的原则。

 

日想观、水想观的人法并彰

下面,十六观中特别就日想观、水想观作一点说明。有人讲,“依正二报真实无漏境相,人法并彰,说得过去。日想观是观娑婆世界的太阳,水想观也是观娑婆世界的水,都是假观,怎么能观出人法并彰呢?”关于这一点,如果想不明白,倒也不重要,假观是一个过渡,即使没有人法并彰的功能,也不影响整部《观经》的作用。

不过这里,我们可以作深细一点的思维。所谓假观,其实它是个譬喻。第一日想观,它是用太阳的光明来譬喻,指向正报阿弥陀佛的光明,以及依报极乐世界的种种光明境相。所以,日想观是通贯十三观的。日想观是观两个内容:一是观方所,即西方;二是观光明。十三观都是在西方极乐世界,所以日想观的观方所是通于十三观的。同时,每一观都是光明境相,光明也是遍于十三观的。所以,日想观是基础,它的重要性于此可知。

在《观经》当中,韦提希夫人选择净土的时候,说:“是诸佛土虽复清净,皆有光明,我今乐生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所。”极乐净土也好,诸佛净土也好,最常见、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清净和光明,这是净土的表征。第一观和第二观其实就起到观这两种表征的作用。

第一日想观,观光明;第二水想观,观清净及平等。所以这两观放在前面有它的必然性。

就日想观来说,光明,我们首先联想到阿弥陀佛是无量光佛,自然就会联想到佛。《往生论》说“彼如来光明智相”,光明是阿弥陀佛的智慧之相。我们还会想到阿弥陀佛是“超日月光佛”。《观经》中韦提希夫人怎么称释迦牟尼佛呢?“唯愿佛日教我观于清净业处”,称为“佛日”。所以日想观和佛是分不开的。同时,第十六观说“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日轮”本来说在第一观,最后一观又说到日轮,可见它们之间有前后呼应的关系,是很通畅的。总之,大家把这几点联系在一起思维。

 

假观、真观都是譬喻

关于假观,大家不要轻视。假观是譬喻,其实真观也是譬喻。可以讲,《观经》中有多重真假。日想观,如果相对于宝地、宝树、宝池、宝楼这些依报真观,它属于假观;依报真观,如果相对于正报佛观来说,层级更低一些,佛观更加真实;种种佛观,相对于阿弥陀佛名号来讲,又是次一个等级的。这里真正真实的,就是“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

这十三定观乃至十六观都是譬喻,都不是真实之说。譬喻就是说,它是一个指代性的事物,而不是事物的本体。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看经文,《圣教集》的539页:

尔时,世尊告韦提希:汝今知否?阿弥陀佛去此不远。汝当系念,谛观彼国,净业成者。我今为汝广说众譬。

这一段分科就到这里。

翻过来,第540页。

亦令未来世一切凡夫欲修净业者,得生西方极乐国土。

“广说众譬”代表什么呢?我们看《圣教集》540倒数第5行:

言“我今为汝”以下,此明机缘未具,不可偏说定门,佛更观机,自开三福之行。

“广说众譬”是说十三定观的定善和三福九品的散善,都属于譬喻。“广”“众”就是不限于哪一观,都是譬喻。

 

能譬与所譬

譬喻又有“能譬”和“所譬”。十三定观也好,十六观也好,都是能譬喻的;所譬喻、所指向的是哪个呢?就是“南无阿弥陀佛”名号。所以《观经》的结尾就说:

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是语”是指什么?就是指十六观——十三定观加三福九品,就是整部《观经》所讲的全部内容。这些内容所指的方向、所指的根本的法,就是“南无阿弥陀佛”。“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就是说:持“南无阿弥陀佛”名号就是持了《观经》的全部内容。

用比喻来讲,十六观是指月之指,“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是所指之月。就是通过“广说众譬”把你指向“南无阿弥陀佛”名号,然后你就可以得生西方极乐净土。所以“亦令未来世一切凡夫欲修净业者,得生西方极乐国土”,一切凡夫都能修成定善十三观吗?都能修成三福净业吗?那是不可能的。一切凡夫都能往生,是因为通过十三定观和三福九品指向了“南无阿弥陀佛”,专称佛名,所以决定往生。

这样的解释有什么证据呢?经证就是这里讲的“广说众譬”。祖师的证据呢?我们看善导大师在《观经疏·定善义》第九真身观中的解释,《圣教集》615页倒数第6行:

又,此经定散文中,唯标专念名号得生。

“定散文”就是“广说众譬”。定善、散善是释迦牟尼佛举的譬喻,并不是真实的事物本身。“标”是指向,通过定善、散善之文,指向哪里?指向“专念名号得生”。所以,善导大师作这样的解释,根本依据和来源就是释迦牟尼佛自己所说的“我今为汝广说众譬”。这是譬喻。

当然,日想观、水想观是譬喻,真观也是譬喻,地想观、宝树观、宝楼观,乃至正报观都是譬喻。这样比较起来,观佛三昧也是譬喻,连真身观,观佛身种种庄严,跟六字名号相比,还是有一层的“假”。这个“假”倒不是虚假的“假”,是指在了义和不了义的层次上,它带有一种方便的立场。

所以,只有六字名号是所譬的真实之法。十三定观、三福九品,十三定观中的依报、正报,依报当中的假观、真观,正报当中的通观、别观,这些通通都属于“众譬”——种种的比喻。

 

由譬喻契入真实之境的原因

我们说第一观的光明是譬喻,怎么通过这个譬喻契入真实之境呢?真实的极乐世界是无法用娑婆世界的语言来表达的,释迦牟尼佛只能以我们这个世界的光明、宝物来形容,比如宝地观、宝楼观等等,这些当然也都是譬喻。

为什么通过观想这些譬喻,就能观到极乐世界的真实境相呢?你如果这样观,比如观光明,就可以像善导大师所讲的“灭除障碍”。为什么有这种功能?“观娑婆世界这种光明,想象娑婆世界的宝物,就可以得到极乐世界的无漏真实境相吗?”是的!为什么?阿弥陀佛愿力所成,这是佛“人法并彰”所彰显的功能和作用。

《观经》第十三观说:

然彼如来宿愿力故,有忆想者,必得成就。

这是阿弥陀佛的愿力所成就的。不然怎么能够从娑婆世界假的境相,或者你的想象、思维,一下就跳到极乐世界的真实无漏境相?这是不可思议的!

 

日想观的“人法并彰”

就“日想观”观光明来说,光明本身就是佛,阿弥陀佛是无量光佛,佛是以光的形式存在的,佛就是“人”;同时它也是“法”,为什么?“念佛众生摄取不舍”,用这个法来摄取你;同时它也是“彰”,因为光明就有彰显的作用:“人法并彰”。

“彰”就是把原来隐藏的揭露出来,把原来覆盖的显示出来。

在整个法界,最容易显明的就是光。比如房间黑暗,灯一点亮,马上就显明了。我们心中一片黑暗,光明才能启发我们的觉悟。

所以,光明本身既是佛,也是法,也有彰显的作用,这就是“人法并彰”。在第一观日想观当中,就有这样的内容显示出来。

我们再看“金莲华”。“见金莲华,犹如日轮”,就是说“金莲华”和“日轮”“日想观”是一体的。“金莲华”代表什么?代表佛的正觉。因为莲花是所坐,是正觉之花——“正觉华化生”,上面一定有能坐的佛——“正觉阿弥陀”。花座代表正觉之,上面坐的佛身代表正觉之。能坐的佛身和所坐的花座是不分开的,这样就是“人法并彰”、人法一体,以此来显示“日想观”的内容。

 

⑥“人法并彰”对我们的启发

下面说第六点,“人法并彰”对我们的启发。分为三点来说明:第一,从“并”字来说明;第二,从“彰”字来说明;第三,从“人法并彰”显现于名号当中来说明。

 

a.从“并”字说明

第一,从“并”字来说明。“并”字显示同时、并列、一体、不分,有这几层意思。“人法并彰”说明人和法、法和人是分不开的,人就是法,法成为人,这叫“人法并彰”,并在一起。这个“人法并彰”,我们怎么来理解它?可以通过人法分离的状态,反显“人法并彰”。

什么叫人法分离呢?就法来讲,“一花一叶,皆是寂灭”。但是这个法,没有“人”的觉悟功能在当中,它能彰显吗?不能。法是法,人是人,我们还是凡夫,看一花一叶还是一花一叶,还是无常。所以这个法跟人是分开的。

见阿罗汉了,见菩萨了,甚至拜佛了,他们是“人”,是觉悟了这个法的,但在他们是“一花一叶,皆是寂灭”,跟我们没有关系,人是人,法是法。你在这里归命释迦牟尼佛,礼拜皈依,但还要学八万四千法门,不学圆满还不行。所以,“人”虽然是觉悟的,但跟你的利益仍然是分开的,人、法是分开的。

阿弥陀佛这个“人法”不一样。我们看讲义:

法,无量寿大涅槃法,本愿称名之法。

人,觉悟无量寿涅槃法,使之成为名号,令众生称念,同证此法之无量寿佛。

人即是法,法即是人。

归命了阿弥陀佛,八万四千法门就不用学了,因为他“人法并彰”,八万四千法门都收摄在“人”的觉悟当中。所以只要归命阿弥陀佛、称念阿弥陀佛,即使所有的八万四千法你都不知道,也没有关系、没有遗憾,因为他是“人法并彰”,法成为人,人即是法。

依人即是依法,依法必须依人。

所以我们归命这个“人”就是皈依“法”,依人就是依法。只要会念南无阿弥陀佛,八万四千法门不学也自然通达,因为人就是法,佛本身还有什么法不通达呢?“人法并彰”就有这个功能、作用在当中。

所以很多人念佛,今生就能开悟;今生不能开悟,到极乐世界也自然开悟,因为人就是法。

“法成为人”,这个法,一花一叶都是寂灭无量寿,但是如果不成为“人”,对我们就没有作用。

阿弥陀佛以他的愿心庄严,把这一切法的法性寂灭、真实性的功能成为“人”。所以法成为人的时候,依法必须依人,依人即是依法。因为人跟法是一体的,如果要依法的话,必须依人,因为人就是法。如果不依人,就无法依法。当然,通常所说“依法不依人”,那是另外一个层面。

比如说“一切万法,本不生灭”,你去依吧!你怎么依?你仍然是凡夫。所以,依法必须依人,这就是我们净土门的特别之处。你能依止阿弥陀佛这个“人”,一切法的功能、作用自然在其中。

我们说阿弥陀佛“人即是法”,这个“法”是什么法?从根本来讲,就是无量寿大涅槃法。如果细分,八万四千法门,一切经、一切咒,一切法门的功能,都在阿弥陀佛这个“人”当中。

 

两种归命

所以依此来讲,归命有两种:一是归命诸佛,一是归命弥陀。

归命诸佛,虽然礼拜、归命,但还要另外学八万四千法门。诸佛本身的境界是“人法并彰”,但是我们凡夫的根机不契,得不到这个利益,在我们这边就成为人法分离了。所以,即使皈依、归命,仍然要去学八万四千法门。

归命弥陀,这是净土宗的归命,归命阿弥陀佛之后,就可以了。所以天亲菩萨说:

世尊我一心,归命尽十方,
   
无碍光如来,愿生安乐国。

这句话说完,真的归命上了,往生就已经达成了,不再学别的法门都行,因为五念门都在这之内。

为什么呢?因为阿弥陀佛,一切万法成为这个“人”的本身、本体,是总摄一切法成为阿弥陀佛的佛体。我们归命弥陀,一切法都皈依上了,所以必然往生,必然成佛。这就是“人法并彰”的功能。

另外还有两种归命。圣道门的修行,先要契入“法”,然后才能归入“人”。比如学禅宗,开悟了,悟到无量寿涅槃之法,这个时候才真正跟要归命的佛气氛交接。所以它是由皈依法而皈依人,这是难行道,是不容易的。

净土法门是由皈依人而皈依法,我们只要归命阿弥陀佛,这一切法的功能、作用,不知不觉自然就有。所以它的次序是不一样的,这就是易行道。

圣道法门的法,它自己不会讲,要你去开悟;净土法门的法,成为了阿弥陀佛,它就会开口讲话,就可以觉悟众生。

 

皈依三宝的不同次序

如果就皈依三宝的次序来讲,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不同的法门侧重不同。

禅宗侧重于法,首先皈依法。你要开悟,开悟之前都是盲修瞎炼,根本就没进门。皈依法之后,成为一个清净觉悟的僧,然后向往圆满正觉的佛。所以,由法而成为僧,而向着佛的境界迈进。这是禅宗的路子。

密宗是先皈依僧,它是强调上师,上师其实就是僧宝。通过僧宝的加持,然后依僧来修学法,向佛的最高境界迈进。它是这个路子。

净土的路子是以佛为第一,归命了佛,所有的法都在其中。往生净土之后,以普贤行的僧的身份,出来度化众生。这个僧就是圣贤僧,是以佛的果地功德而显现因中菩萨行的,那是不一样的。所以这叫“果地法门”,完全是从佛的功德直接进来的。

虽然佛、法、僧三位是一体的,但入手的方便不一样。最高的果觉、最圆满的果位就是佛,净土门高就高在从佛直接入,不是从法和僧。禅是很难的,要从法来入。密宗是半难半不难,因为它从僧来入,也有上师的加持;但是它强调上师的加持,必然说到把上师观同如佛,如果观上师是个凡夫,那怎么能得到法的加持?所以,为了得到这个利益,必须视上师如佛。而我们不需要这个,我们的入手处就是佛,我们直接念阿弥陀佛,哪里还需要中转一下,“视他如佛”呢?讲法的师父讲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也没有关系,但是他身上彰显了佛的救度,反而这样也符合我们这个世界的特点。

 

名即佛、即法

见阿弥陀佛像,当知此是救度我之法;称阿弥陀佛名,当知此为救度我之佛。

我们称念阿弥陀佛名号,要知道佛的名号本身就是救度我们的佛,不是在名号之外另外还有佛,也不是在佛之外另外还有法,人和法是一体的。

净土门:佛即是法,法即是佛。佛外无法,法外无佛。

因为是法成为佛了,万法成为这样的觉悟,佛当下显示为法。所以,我们只要归命阿弥陀佛,一切万法无不具足,念佛之外再没有法了。“念佛还不够,再修学别的法门,修种种行——你们光念佛就行了吗?”光念佛不行还有什么行?

讲这话的人,认为佛之外还有法,这就把佛跟法分离了。我们是人法不离的,专念佛当然全部都念到了、都有了。这是究竟圆满的法、归宗结顶的法、总摄一切的法,它的位子很高。

这是我们从“并”字获得的启发。

 

b.从“彰”字说明

第二,从“彰”字来说明。这互相之间都是有关联的。“彰”有彰显的意思,我们用不能彰显的,来显示能彰显的。

一切万法本来寂灭,一花一叶无非法性,亦皆无量寿涅槃法,但无人觉者之德,众生不得益。

这些法本身并不具足觉他的功能,也不具足自觉的功能,因为它们无所谓自觉不自觉,它们就是这样子。这就是“素法身”,有法体之德,但缺乏利他的功能,这样,众生不得利益。这就没有“彰”的作用。

“人法并彰”,不是法自己来彰,是通过“人”,这个人就是阿弥陀佛愿心庄严。

人法并彰之人乃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故若观若称,若闻若信,皆能灭罪增德,破迷趋觉,直至成佛。

人有三种作用:自觉、觉他、觉满;显示在他彰显的功能当中就是:自明、明他、圆明。自己明了法,彻底圆证无量寿大涅槃法;然后觉悟众生,让他显明,让他也可以得到无量寿法的根本利益。

因为“人”有这三种功能和作用,所以不论“人法并彰”所观的境界也好,还是“人法并彰”结成的名号也好;我们不管是观也好,还是称名也好;或者就名号本身,一念的闻也好,信也好,这些都能够灭罪增德、破迷趋觉、直至成佛。

乃至观一寸宝地,称一声佛名,皆具此大益。无不究竟,以人法并彰,三觉圆满故。

极乐净土一寸宝地的境界,它们本身就有“人法并彰——觉悟的人彰显他觉悟的法的功能在当中,使得我们只要遇到,就“遇无空过者”。

《往生论注》中昙鸾大师说:

一者在此作想,观彼三种庄严功德。此功德如实故,修行者亦得如实功德。

称名、观想的人亦得如实功德。觉悟的人能够把他所觉悟的境界推到我们心中。

就佛来说,所彰的法是无量寿法、大涅槃法、无为法、无漏法,所彰之德是无量寿;能彰之德是无量光,光明就能够彰显。所以,阿弥陀佛既是无量寿,又是无量光,他本身所觉悟的无量寿涅槃法的涅槃之德,通过他无量光的智慧光明相、光明智相,以无量光喷射、喷发,光芒四射,推展到众生心中;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以无量光的形式,显示无量寿涅槃法本身的境界。所彰显的无量寿之德和能彰显的无量光之德合为一尊,成为阿弥陀佛,“人法并彰”的功能特别显现出来。

那么诸佛呢?如果就诸佛本体来讲,也都是证悟了无量光、无量寿,但诸佛不叫无量寿佛,也不叫无量光佛,也不叫阿弥陀佛。为什么呢?别愿不一样。

阿弥陀佛是把他本身所觉悟的无量寿,通过他的无量光,通过他的别愿——特别的四十八愿,不仅自己得到无量光寿的利益,也让众生得到无量光寿的利益,这就是“人法并彰”。

“彰”就是一种活动力、一种活跃、一种光的普照,所以佛光普照,“唯觅念佛往生人”,寻觅你,寻找你,照耀你,摄取你,保护你,调化你。光,有展现、彰显的作用和功能。这就是无量光。

天亲菩萨在《往生论》里说无量光的作用是“无有障碍”的:

世尊我一心,归命尽十方,
   
无碍光如来,愿生安乐国。

这种光已经达到了圆满,“尽十方”就是推展到十方一切法界。

这就是“彰”的作用。

 

灭罪增德

罪业是黑暗的,光来了还有黑暗吗?所以自然灭罪。比如这个房间本来是黑暗的,光一照,就没有黑暗了;没有了黑暗,当下就是光明。所以灭罪自然增德。

《观经》下下品也好,十三定观每一观也好,灭无量亿劫生死重罪,那就增加无量亿劫的圆满功德;念念之中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念念之中就增加八十亿劫微妙功德。这个可不得了,不可思议啊!不是说灭完罪之后还要再来修功德,不是的!当下灭完罪就是功德圆满了。就像光把黑暗灭掉了,不是另外还要去找光,灭掉黑暗当下就是光明体。所以灭罪增德一体成就。

 

破迷趋觉

我们是迷茫、黑暗的众生,光明能破除我们的迷茫、黑暗,让我们趋向于觉悟。趋向于觉悟有什么功能作用?就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上了阿弥陀佛的光明船,被阿弥陀佛的光明照耀之后,我们觉悟的境界就直接飞升,天天觉悟,开悟越开越大,光明越照越大。为什么?自自然然的。因为名号就有这个功能作用,带着我们往前走,带着我们光越来越大。念佛的人放光,先放二十里光明;明年一看,放四十里光明;再过来,八十里光明;再过来,把地球包满了;再过来,太阳系;再过来,法界。

 

直至成佛

我们观一寸极乐宝地,称一声佛名,都能具有无生法忍、不退转成佛的究竟利益。为什么?无不究竟,因为人法并彰、三觉圆满。

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功能,浓缩在六字名号里面,让你称念;浓缩在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当中,让你观想,那你怎么会不得利益?你怎么会不成佛?你不成佛,阿弥陀佛的光就没有用了,他“人法并彰”的功能就失去了。

见弥陀佛身,见极乐宝地,闻弥陀佛名,称弥陀佛号,皆得往生,究竟成佛。

这是因为有“人法并彰”。

 

c.从“人法并彰”显现于名号说明

第三,从“人法并彰”显现于名号当中来说明。

“人法并彰”在哪里呢?“人法并彰”在名号当中。这是别愿所成就,所以对我们特别亲切。

名即是法,法即是名。

“名即是法”,这个“法”和我们前面讲的“‘无量寿’者是法”略有不同。

“‘无量寿’者是法”,是法藏比丘所觉悟的法;现在我们讲六字名号是法,是法藏比丘所觉悟的无量寿大涅槃法,通过他的愿心庄严,成为名号这样的法,让我们得到受用。

所以,前面的“‘无量寿’者是法”是没有加工过的,我们说“加工”这个词,是一个比喻。现在这个“南无阿弥陀佛是法”,是法藏比丘经过他的别愿,通过他愿心庄严的作用而成为六字名号的法。它不是不会说话的法,不是“一花一叶一如来”那种“素法身”,不是“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那种法,不是的。它是活动的,是彰显的,它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不断地在对我们推展的活跃的法,所以这种法:

名即是体(人),体即是名(法)

“名即是体”,就是人;体也就是法,佛的本体成为这种法。

所以,阿弥陀佛展现出来这句名号,我们念出来,它当下就是南无阿弥陀佛,这就是“人法并彰”。

这样的南无阿弥陀佛我们称念,他才能当下救度我们,他才能灭罪增德、破迷趋觉。如果我们念的南无阿弥陀佛,当下不能救我们,要到我们临终才能救我们,这是不是人法分离了?我们现在念佛,临死的时候阿弥陀佛才出现,那不是明显地人法分开了嘛,不可能啊!

 

“人法并彰”破斥“别时意”

所以,善导大师解释“人法并彰”的时候,已经破斥了“别时意”,不是等到“六字释”的时候才破斥。

“六字释”是专门破斥“别时意”的:“言‘南无’者,即是归命,亦是发愿回向之义;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义故,必得往生。”所以愿行具足,并非“别时意”。

所谓“别时意”,就是你现在念阿弥陀佛,只是结个缘,这辈子不能往生;等到下辈子再来修行很多法门,圆满了,你才可以往生成佛,这显然人和法是分开的。

善导大师解释“人法并彰”,当下念佛,一切万法的功德,都在这句六字名号之内,怎么还要等到临终啊?还要等到下一辈子啊?连下一秒都不用等待!因为“人法并彰”,你当下念佛,这句名号的当体就是佛,佛就显现在这里,活跃在这里,一切万法的功德就在这里,哪里还有什么“别时意”?

前面讲到“说是语时,无量寿佛住立空中”,“无量寿佛应声即现,证得往生”,这就显示没有“别时意”。当下,在这一刹那间,完成了所有这一切:念佛,也是当下;闻名,也是当下;阿弥陀佛显现,也是当下;救度,也是当下。所有这一切,达成往生、无生法忍,都在这一刹那之内完成,这就没有“别时意”。

如果把这一段分成几个次第:“说是语时”是一个时间段;佛显现,是第二个时间段;众生顶礼,是第三个时间段;顶礼之后开悟,是第四个时间段……完了!人法分离了,“别时意”了。

所以,善导大师所解释的,是不能改变的。

“说是语时”,就是这七点都在一个时间点当中,这就没有“别时意”。如果不了解这个,你一解释,成为“别时意”,这问题就大了。

 

通过“人法并彰”理解经文

讲义列的这些文句,都非常优美、精到、绝妙。但都要通过“人法并彰”来理解,才会觉得它是可能的,才是法喜的。

我们看第一首偈:

观佛本愿力(自觉),遇无空过者(觉他)
   
能令速满足,功德大宝海
(觉满)

“遇无空过者”,遇到就没有空过的。

释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说法四十九年,遇到都没有空过的吗?还是有空过的。我们看《往生论注》里的介绍,连释迦牟尼佛的儿子善星比丘都堕落了。为什么?因为“释迦牟尼佛”所标示的,与人法并彰的“南无阿弥陀佛”的功能不同,所以遇到的还是有空过的。可是阿弥陀佛人法并彰,让我们“遇无空过者”。

“观佛本愿力”是自觉,是阿弥陀佛本愿,愿心庄严的作用、功能。

“遇无空过者”是觉他,让遇到的人获得觉悟。

就像光一样,你一遇到光,光就照到你。光嘛,遇到了还能照不到你吗?它本身就是照耀性的,所谓“佛光普照”。

佛光就像抓手一样,阿弥陀佛的光明尽十方法界,天天都在“抓”众生,遇到就抓住你;就像吸盘一样,遇到就把你吸住——“遇无空过者”。

“能令速满足,功德大宝海”,这就是觉他圆满。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为什么?“人法并彰”。

 

再看第二首偈:

其佛本愿力,闻名欲往生,
   
皆悉到彼国,自致不退转。

“其佛本愿力,闻名欲往生”,这就是“人法并彰”的名号。众生闻到名号,就会“欲往生”,名号就有这样的功能、作用。

我们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就愿意往生极乐世界了。为什么?因为六字名号有人法并彰的功能,彰显这个作用。只要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念着念着就愿往生了,它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

我们为什么会闻到南无阿弥陀佛这句名号?是阿弥陀佛无量光的作用,是阿弥陀佛愿力的作用。我们靠自己的耳朵能闻着啊?我们的耳朵能听多远?而且听到的都是染污不净的。

我们居然能够闻到十万亿佛土以外阿弥陀佛的名号!是怎么闻到的?是阿弥陀佛主动送来的!

“闻名欲往生”的“闻名”,就是阿弥陀佛无量光的作用。当然,释迦牟尼佛到娑婆世界来宣讲弥陀救度,也是阿弥陀佛第十七愿的推动。

“其佛本愿力”,让我们“闻名”,让我们“欲往生”,让我们“皆悉到彼国,自致不退转”,这就是达到圆满。不退转就是只进不退。

这就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

这么理解,就是“人法并彰”。

第十八愿成就文:

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愿生彼国,即得往生,住不退转。

“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闻其名号怎么就能信心欢喜?“我闻了怎么没有欢喜?”你没有闻到“人法并彰”,你闻了,人还是人,法还是法。“不行啊,我光念阿弥陀佛还不行啊,我还要修别的。”完了!人是人,法是法。你没有闻到“人法并彰”,怎么会信心欢喜?

像我们这么听闻,“哎呀!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人法并彰啊!”一切万法的功能成为这句六字名号,而且不断以光波的形式,以阿弥陀佛大爱心、大念力、大慈悲力、大光明力,向你心中一波又一波地推动——“人法并彰”,你欢喜啊,你踊跃啊!这就是“乃至一念”。

所以,没有什么可以形容佛的,只有光勉强可以形容。佛光,不是蜡烛光,也不是石火电光;是超日月光,一照亮就永远不熄灭,是永恒的,是无量寿的无量光。

由于这种作用,这种光照到我们心里——为什么叫“乃至一念”?这一念跟我们的心相应,就念念相续;这一念照明之后,就念念光明;这一念归命之后,就念念归命;这一念信顺之后,就念念信顺;这一念念佛之后,就念念不舍:这是自然而然的。

阿弥陀佛的光不可能停电了、熄掉了。你说你不念佛了,那说明你当初没有归命,归命之后怎么可能不念佛呢?

就好比父子相认,一念相认之后,不就永远是父子关系了吗?“不对!昨天是父子关系,今天我又忘记了,我再认一下子老爸”,这儿子,真是!怎么认的老爸?“不行,昨天认了,不能忘记,我得记住;晚上睡觉也不能忘记,我得记住,这是我老爸、这是我老爸”——哪有这么回事!这不是归命,这是在作假功夫。归命阿弥陀佛之后,就父子相认,就永远父子不分离了,这叫“乃至一念”。所谓“乃至一念”,就是“乃至念念”。

这样,才有后面的“至心回向,愿生彼国”;从这样的心念当中所念出来的佛,念念都是真诚的,念念都是趋向极乐的,念念都是愿生极乐净土的。

所以,“乃至一念”就是“乃至念念”,就是一辈子永不改变。在“乃至一念”的当下,就“即得往生,住不退转”;不然就是“别时意”。当下,这个“即”,不是“异时即”,是“同时即”。

其有得闻彼佛名号,欢喜踊跃乃至一念,当知此人为得大利,则是具足无上功德。

道理是一样的。凭什么能够“欢喜踊跃乃至一念”?“人法并彰”啊!一切大利,都在这里得到。

“当知此人为得大利,则是具足无上功德”,他是到临终才具足无上功德的吗?他是修了多少观,修了多少度,又念了多少咒才具足无上功德的吗?不是的。“当知此人”,哪种人?“欢喜踊跃乃至一念”这个人,“得大利”,当下就“具足无上功德”。

这一切,从“人法并彰”这个立场来看,就非常欢喜、通达,觉得无障碍。

如果不能这样,“我怎么一点也欢喜不起来,一点也踊跃不起来?”那就是你没有领悟六字名号本身的意义。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928)   |    评论  (0)
前一篇:往生论注12
前一篇:往生论注14
网友评论
对不起,暂无内容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南无阿弥陀佛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