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形象
老才
会员ID:4519116
分享:
会员统计
  • 会员人气:9309
  • 会员等级:
  • 是否在线:该用户当前不在线
基本资料
  • 职业:
  • 星座:
  • 类别:
  • 血型:
个人介绍
最新访客
我的相册
放映 停止 上一张 下一张
日志

本人老才,原名李德才,有关我的情况,大家可以百度一下,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49659/10762515.htm这里有有关我的情况介绍,我善长写喜剧,参与过广播剧《夫妻过招》的写作。至于什么水平嘛,大家可以阅读一下我上传的小品《老人与狗》和《三英会》。我还能写相声,现在的相声创作萧条,我保证我的作品,不敢说有多搞笑,但能让观众耳目一新。

需要小品、相声、快板、三句半的朋友,请与我联系:

 

qq:398565649

手机:18600236956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0)  阅读(927)     2013-12-28 22:21

本人的惊悚长篇小说《画中女神》已开始在起点网上连载,欢迎大家赏光!

http://www.qidian.com/Book/3061949.aspx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0)  阅读(758)     2013-12-29 15:56
物列表:赵士——讨饭老头 
柴娥——撞车专家 
邹德青——挨揍爱好者
赵小士——赵士的赵小士子
(病房内,柴娥躺在病床上,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马上起来)
柴娥(独白):这碰瓷碰瓷呛!我本名叫柴娥,专门能撞车。大家别误会,我不可是什么肇事者。这要说是车,我就会开自行车。我可恶(ē),车不撞我,我撞车。有人说了,你怎么傻呀:一个血肉之躯,咋和车去死磕?这你们就不能明白了,哪能白撞呀,虽说是受点皮肉之苦,有时甚至是生命危险,但最终总会有个好的结果,有付出就有收获吗?一次多则数千,少则几百多,我就指望这个生活了。(说着,说着,开始哼唱)如果下辈子我还去撞车,这个来钱道可真不错,这一张张人民币,来得很容易………(听到外面有动静,马上停了)重新躺在病床上。
(病房外,邹德青用绷带掉着胳膊上。)
邹德青(独白):本人是个滚刀肉,就盼打来,就盼揍,重申一下啊,本人的舌头有点不太受使,是“盼”啊,不是“怕”。本人最大爱好就是挨揍,有个美誉你猜是什么?挨揍爱好者。可真有不识趣的:我今个上商城去逛,想找个放讹的机会吧!找不到,现在的人都表明呀,轻易不出手呀,怕这个呀!我想着想着不小心,一口痰“叭”地一声,吐在地上,这时,一个戴红胳膊箍的老太太走过来,非得要罚款,我那受过这个,就说:你管天管地,还能管着我拉屎放屁!这个老太太被说乐了,我一想,我说走嘴了,你还乐,我就骂了她:你个老不死,又找着野汉子了,这么高兴,她一听拿起手里的条帚,照着我的头,一通毒打,本来吗,我的头就大,像肿了一样,这正好放讹呀。大家看看我的头像不像肿了似的呀?都得说像!(进门后,看见了病床上的柴娥)大姐!你这是咋地了?
柴娥(往起起):哎哟!哎哟?!
邹德青:躺着!躺着!(听到外面有动静,自己也躺在了病床上,呻吟了起来)
柴娥(又重新头朝里,躺下):我不和你说了,我太难受了。
(病房外,赵士一手拄着棍子,一手拿着竹板上)
赵士(打着竹板独白):(以下是用数来宝的形式致表演)竹板那么一打呀!我就要说一说,说什么?道什么?!还是说说我自个!我靠要饭来生活!要饭我可有绝活:第一绝:打着竹板唱赞歌,唱得你心里乐呵呵,心一乐呵,就把钞票递给我;第二绝:逢人我就把头磕,这样做,付出的劳动虽不多,收获可是大大的;第三绝:装病者,装弱者,让人看了都会可怜我!(以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0)  阅读(1351)     2013-12-28 22:26
人物:
老人——一位脑血栓后遗症老人。
女儿——老人的女儿,主女人
女婿——老人的女婿,男主人。
露露――一只白毛小狗。

一铺炕上,露露坐在炕头儿,老人坐在炕梢儿。里屋的门上贴着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心字形,上写着:“这是露露爸妈的卧室不是露露与姥爷的娱乐室”。
老人的女儿(从外面进来,来到小狗跟前,爱抚在抱起):儿子!饿了吧?
老人:它没饿!我饿了!
女儿(并没理会老人,抚摸着狗):儿子!吃八宝粥吧?
老人:我吃!我吃八宝粥!
女儿(也才看了看老人):吃!吃!吃!整天就知道吃!
老人:吃饭不积极,身体有问题!
女儿:积极积极!弄得两头忙。我儿子这的排泄物我都强忍着清理!
老人:那轮到我这儿呢?你就一忍再忍呗!
女儿:还一忍再忍呢?我是忍无可忍!不能少吃点吗?
老人:这叫内需!回想我这一辈子呀!二十多岁,自然灾害,挨饿;三十多岁,成分不好,挨斗;四十多岁,没了老伴,挨累!这些年好不容易享点福吧!还得什么脑血栓,险些灭火了,刚恢复过来吧,这也不让多吃,那也不让吃多!
女儿(好像发现了什么):它姥爷?你又吃我儿子的奶酪了吧?
老人:我没吃儿子的奶酪!
女儿:嗨!这辈分都乱了套了!它姥爷!说过多少遍了!(指指小狗)露露是我儿子!是你外孙!你是它姥爷!
老人:那我没吃我外孙的奶酪!
女儿:吃点倒也没啥!就是怕你传染上它脑血栓!你说这家有一个脑血栓了,都够人受的了,这要是再来一个,怎么得了呀?
老人:大夫说了,这病不传染!
女儿:你还信大夫的呀!大夫还说不让你乱吃药呢?你还乱吃呢?见了药,比见你女儿还亲!
老人:可你见了小狗,不!是你儿子,你见了你儿子比见我还亲!
女儿:我不是说了吗?见你和见它是两码事儿!
老人:见了它亲热!见了我冷淡!可不两码事儿?
女儿:它姥爷!你都瞎说个啥呀?(摸着小狗的身上,一下一下地捋着狗毛毛)我这露露确实不一般呀!这叫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狗中露露!(摸着摸着)哎呀!不好!我儿子发烧了!得吃药!
老人:我也发烧了!也得吃药!
女儿(哀求地):它姥爷!少吃点药吧!
女婿(推门大步流星地上):说我老丈儿啥呢?
老人:你咋又叫我老丈儿了呢?是“人”,是老丈人,不是老丈儿#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0)  阅读(1379)     2013-12-28 22:25
最新留言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我的微博
我的歌曲
我的专辑
我的关注
老才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