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
我的日志

《画中游》些许话不够

   编辑   2014/10/18 9:09:31

    大凡到过桂林的人都会点赞:“桂林山水甲天下”,那才真的是一点儿不作假。倘若不信,待你乘坐那些当地的豪华游轮去漓江、阳朔一游,立马就会有“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的感觉,那种震撼令你打从心底里直往脑门顶上蹿的佩服。印象最深的除了那里那些像“棒槌”、“宝塔”形状的山与清澈见底的水之外,还有的话一定是“老谋子”他一手炮制的那台精湛的“印象刘三姐”的歌舞演出了。
有人置疑盛唐大诗人王维的《周庄河》一诗,“清风拂绿柳, 白水映红桃。 舟行碧波上, 人在画中游”不是游桂林时所写,压根他就没有到过桂林。其实,这份纠结要我来讲根本就没必要那么当真。关键是这个诗画齐名的诗疯子出手非凡,不愧为田园诗派的名家,短短几句就把情感抒发得淋漓尽致,情景交融。既言辞简朴,又意境优美,狠心让人身临其境,欲罢不能。
以上这些还不够,当数清朝第六位皇帝乾隆的梦话诗:“金山竹影几千秋,云锁高飞水自流。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远至湖北三千里。近到江南十六州。美景一时观不尽,天缘有份画中游。”,还由此,牵出了一段传奇的故事。为了在颐和园的万寿山前修建画中游、澄辉阁、借秋楼、爱山楼等建筑,乾隆爷可谓是日思夜想煞费苦心。偶一天在梦中见一白须老者带二使女前来,使女手中各持一画轴,打开后是两幅画着楼台亭阁的图画,且美妙绝伦。老者邀其去画中一游,乾隆大为愕然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785)   |    评论  (3)

华灯初上 吉祥中国

   编辑   2014/7/26 9:12:40

   顾名思义,《吉祥中国》这首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且略带流行韵味的歌曲,应该属于大歌的范畴。一是题材大,接受面广;二是唱祖国,认同感强;三是曲唱美,传播快。总之,五十六个民族组成一个幸福的大家庭,谁不热爱自己的国家,谁又会置疑把祖国比作为母亲的象征呢?!因此,歌唱祖国,就成为了永恒的主题。
    记得创作这首歌词的时候我就在想:选择用什么角度来表达对祖国的热爱?以及期待在歌颂祖国的同时如何去达到产生共鸣的效果?当时考虑较多的还是怎样落笔恰到好处,既不能开口过大在那里空喊口号,又不能开口过小一味地去低呤浅唱……几经琢磨,终于在“小我”与“大我”之间反复转换找到了突破口,并直至修改到自己完全满意打止,才长吁了一口气。
    我与国巍老师算是老搭档了,成功合作了多首原创歌曲签约给音乐、唱片公司。现在全国极为流行、几乎家喻户晓的就有通俗歌曲《你不懂我我不见怪》,由广州新月音乐传媒公司签约的著名青年美女歌手杨梓老师经典演唱,并收录到她公开出版发行的《谁是我的郎》的专辑里。值得祝贺的是,这首歌还在《中央电视台》的音乐频道隆重播出。
    国巍老师原本就是一位实力唱将型的歌手,只是缘于对音乐的一度痴迷与追求,才致力于原创歌曲的创作,而且一发不可收!仅与全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760)   |    评论  (1)

写不尽的还是江南

   编辑   2014/7/21 10:42:35

   古往今来,写江南的诗很多,写江南的词也不少。那么,唱江南的歌就更是数也数不清了。如同繁星拱月,璀璨着历史的天空。如此江南,在大多人看来,所被认知的还是指宜昌以东,长江中下游以南,并延伸至南岭以北的广大地区。同时还涵盖了江西以北、湖北长江以南和湖南北部地区,甚至于连同福建的某些地区也包含在内。不得不承认,在古代使用较多的还是广义上的江南。如杜甫《江南逢李龟年》,落笔写的是长沙的事……不过现代的使用与认同更为宽泛。比如天气预报中的江南就指广义的江南。如三大名楼(武汉的黄鹤楼,岳阳的岳阳楼和南昌的滕王阁)中所说的江南均可佐证这一点。
   而狭义的江南,指的是被历代文人美化了的江东地区。如除去福建省、浙江南部与南京、苏州、杭州一带等核心地区之外,还应包括长江以南安徽省、江西省的部分地区。以及江苏的南部与浙北、皖南、赣东北地区和长江下游以北。扬州地区,虽说地理位置在江北,但经济文化形同江南,也被看作为文化意义上的江南地域的组成部分。另,非长江流域却被认为是江南地域的有太湖以南及钱塘江以东部分地区,如绍兴、宁波地区等。
   尤其是文化意义上所特指的“江南”,统称为狭义的江南了。大致自从东晋中原士族衣冠南渡、中华政权定都金陵起,江南地区便取代中原地区成为中国经济文化最为发达的核心地带为止。其地域仅限于江东地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877)   |    评论  (2)

《梦回楼兰》说楼兰

   编辑   2014/7/12 21:33:21

   有谁一直这么的说,没有人可以去抹杀掉历史,只有人可以去抹杀掉时间。甚至,包括一个人的灵魂在生命的尽头是否剥离。如果思想不死,那么被彻底忘却或最为抹去的不是物质的存在,应该是只剩下某一些或有或无有关记忆的东西了吧。其实,谁也不能扭转乾坤、替天行道,天下任凭世态的炎凉和战争的风涌云起,在生生死死、幻得幻失中,等待着有情总被无情所伤。改变不了的还是来不及的回眸,满眼尽是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就像楼兰古城的消失一样,再也找不回来了。
    第一次出现在文献上的楼兰城,是司马迁在《史记》中没有被忽略的一笔:“楼兰,姑师邑有城郭,临盐泽。”。那时候的楼兰叫鄯善国,又名楼兰国。虽是区区夜郎小国,却夹在汉王朝和匈奴这两个龙虎相斗、生死相争的大国缝隙间,曾想两边讨好、左右逢源,也不凡一度兴盛极致,但在奔流的历史长河中那也只不过换来了一瞬间的繁荣与图谋到暂短的残喘之策。危运终究难免逃脱,正一步步朝她逼近,可悲的是国王还浑然不知。直到有一天,一场灾难突然降临在宫殿里的歌舞升平之上。
   没有人可以预测明天,也没有人可以断定未来。随着岁月的更跌,注定鄯善国的灭亡,可以说是弱肉强食与丛林法则中的历史必然。在随后的争战中,汉庭的铁蹄不仅踏破了楼兰国的春秋大梦,而且也令匈奴及其他西域诸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992)   |    评论  (0)

相逢一首歌

   编辑   2014/7/9 20:30:21
  人生总有聚与散,相逢总是一首歌!因工作忙碌,串门不周多予原谅!祝朋友们天天快乐!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276)   |    评论  (1)

2013.3.16

   编辑   2013/3/16 19:07:43
  初来乍到,欢迎朋友们多多支持!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1148)   |    评论  (3)
欧阳倩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