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
我的日志

     湖南花鼓戏是湖南地方剧种,不属外来戏曲艺术。按地域特色有长沙,邵阳,衡州,常德,岳阳,零陵六个艺术流派。在我国戏曲舞台上源远流长,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三湘四水以它独有的神韵使其扎根在老百姓的心中,不仅仅是湖湘儿女茶余饭后的精神食粮。也是当下湖湘主流文化之一。它深深地融入湖湘儿女的血脉中形成特有的地域文化,体现湖湘儿女顶天立地,敢为人先,积极向上的精气神。具有独特的湖湘魅力。

     湖南花鼓戏,又称湘剧,是湖南各地地方小戏花鼓、灯戏的总称。花鼓戏除在湘西叫阳戏、阳花柳或花灯外,在湖南大部分地区多通称为“花鼓戏”。语言通俗易懂,表演朴实明快,形式生动活泼,是广大观众喜闻乐见的地方戏曲艺术。各地花鼓戏为了使演出更加接地气,更加有自己独特的表演体系和演出市场。运用自己特殊的地方官话和方言,使其更容易被广大观众喜爱和青睐。在演唱风格及湖南花鼓戏曲调的发展史上,采用当地老百姓熟悉,以适应老百姓为主体又突出湖湘情节的民间小调,山歌,民歌、哼歌,号子为戏曲曲调及创作元素。最初由原始的几个基本曲调应用于有简单情节的的戏剧之中,后由于戏剧情节的复杂化和人物思想感情表达的要求,原始曲调开始演变成了有各种不同节奏的、能表现各种不同情感的、分别适用于男声或女声演唱的曲牌。从音乐发展的角度说,老一辈花鼓戏艺术家是根据戏剧内容的需要,运用“一曲多变”的规律来创作的,许许多多的曲调通过他们精心揣摩,悉心铸造,千万次磨练,演唱而诞生的。并且相传了一套曲调发展的手法,他们用了一些形象生动的语言来概括:如“变手法”、“改尾巴”、“换骨头”、“翻上去”、“落下来”、“把板眼扯烂或挤拢”等,实际上就是通过转调、变调、改变调式、音程移位、节奏扩展或者压缩等手法,来创造、丰富了花鼓戏曲调。所谓“变手法”,是转调与变奏的结合;“改尾巴”、“换骨头”是改变调式和骨干音;“翻上去”、“落下来”是音程上下移位;“把板眼扯烂或挤拢”就是节奏扩展或压缩。同时,也广泛吸收了外省或本省的其它民间音乐和其它剧种的音乐作为音乐素材来创作的,为戏曲舞台的今天留下了宝贵财富。 花鼓戏常用曲调,曲牌很多。按结构和音乐风格的不同,可将其音乐曲调分为川调、打锣腔、牌子、小调等四类。曲调优美动听,热闹喜庆。有独特的湖湘魅力,观众由衷的喜爱,甚至在演出当中听到自己熟悉的旋律还能随声附和的一起哼唱几句,感觉痛快淋漓,遇到唱功好的演员会直呼过瘾,身临其境被演唱者感染不由自主的鼓掌叫好。

    湖南花鼓戏演变到今天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经历了从民间歌舞到对子花鼓直到能够演出一整本大戏这样一个从简到繁的过程。1946年以老一辈西湖路子代表性杰出的老艺人何冬保,胡华松等人为主的通过长期的艰苦奋斗和努力,花鼓戏由农村转向城市进入长沙。1946年至1949年建国前止,在长沙活跃的花鼓戏班子(“戏班子”过去的叫法)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形成了良好的艺术氛围。湖南各地花鼓戏都有着自己的风格,但都以长沙花鼓戏为主导。影响,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观众。能代表湖湘文化,体现花鼓戏真善美的作品数不胜数。家喻户晓走向全国,走向荧屏的《张四快》《姑嫂忙》《打鸟》《打铜锣》《补锅》《送货路上》《谢瑶环》《十五贯》《八品官》《镇长吃的农村粮》《喜脉案》《老表轶事》《刘海砍樵》《讨学钱》《破铜烂铁》《红藤草》《拦车》等精品力作,至今让人记忆犹新,回味无穷。甚至在湖湘儿女的心中扎根落户,开花结果。湖南花鼓戏由过去的对子戏到“三小”“小生,小旦,小丑”演变到今天生,旦,净,末,丑行当齐全实属不易,行当的增加使剧目得到了丰富,在艺术表现上也变得多姿多彩,由过去的草台,堂屋,码头,露天演出到今天的剧院,舞台车上演出,这个蜕变的过程虽华美但很艰辛,凝聚了许许多多老一辈戏曲艺术家的血与泪,使他们辛勤的付出,才换来今天来之不易的成效。

     湖湘各地花鼓戏都有自己拿得出手的精品力作,也就是能代表本地的戏曲文化名片。都有自己舞台上的台柱子,叫得响的,可以挂得头牌的主角儿。他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靠扎实的基本功,靠丰富的舞台表演经历,靠生活当中日积月累的生活阅历把舞台拿捏得十分精准。观众对他们的表演无可挑剔。过去,有的地方挂出哪位主角儿的名字来还一票难求。座无虚席。老一辈艺术家们为了在舞台上观众前表演挥洒自如,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活,靠一步一个脚印,一天一天踏实努力,从来没有“投机取巧,一跨千里”之说。其实,无论哪个派系的表演都是有其基本品质的。湖南花鼓戏也不列外,它的取材同样是生活的再现,不管演绎的是什么故事,或悲或喜,或离奇或诧异,或悲欢或惊喜它能使观众信以为真。观众明知戏是假的,舞台所演是个虚构的世界,看戏是娱乐,是一种精神游戏,在心理确又很乐意接受戏剧的支配,做“介于信与不信之间的有意识的自欺”?原因就在舞台上表现的人生,能使观众产生可以出入于自身经历的种种联想,从而加深对人生的体悟。湖南人看花鼓戏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不到“挖台脚”是不会走人的,意思就是不到全部演完是不会回家的。各地对花鼓戏的喜好都有特殊的情节。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缘分,好像没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它。人们通过各种形式和途径来赞美自己的文化。戏曲的表演体系不管是什么剧种,无论南派,北派。无论是国粹还是湖南花鼓戏从根本上来讲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不同大小的舞台展示出的都是戏曲中的真善美。演员站在舞台上观众前淋漓尽致,声情并茂的向广大观众讲述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生旦净末丑演员扮演得各自维妙维肖在舞台上彰显出他们的魅力。无论移植的传统戏, 还是新编古装戏,现代戏等等。故事选材都是来于生活,通过编剧,导演,音乐,灯光,舞美,服装,道具再度提炼使其高于生活,回归到生活的天堂。

    唱,做,念,打。手,眼,身,法,步四功五法。唱是排在首位,要唱好湖南花鼓戏在演唱技巧上是很有讲究的,要求字正腔圆,在润腔,行腔上特别注意;如哈哈音,直音,鼻音,喉音,花舌音,抛音,锯齿音,牙刷音,月口音比比皆是。花鼓戏演唱都是地方方言,官话,长沙方言的特点除去声以外共有六个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人声六个声调。在发音方面,长沙话中声母有23个,韵母有41个,长沙话中没有北方的儿化音,但保留了人声,这是古汉语一个明显的特色之一。花鼓戏演唱在字正腔圆上要求很高,为了出字准确,要求演唱者能分清楚每一字的音韵,四声,尖团,掌握每一个字的发音部位与发音口型。包括如何出字,归韵,收声等技巧。花鼓戏无论演唱还是道白都特别讲究喷口,气口音的训练和音乐化的字韵训练。要想把花鼓戏唱腔唱得韵味十足,韵味所产生有三个要素特别关键,即字韵,声韵,情韵。字韵大概包括文体,词意,声韵,感情和语气,语调等内容。使声,韵,调形成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对立的统一关系,才能达到吞吐之间蕴情,咬合之间含意的声韵要求。声韵则是通过演唱者自身的声音器官经过训练,修饰,加工创作后的语音韵律。情韵则是花鼓戏声腔韵味的核心结构。字韵,声韵只有通过情感的推动,将演唱技巧与情感抒发融为一体才能最终产生飞跃。这种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感情,而是对作品的理解通过自己的体验传达出来的一种情感。演唱者还要力求把握感情和科学发声咬字之间的辩证和统一,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协调完整的韵味之美。过去一些特殊的演唱技法,是老一辈艺术家根据自己对生活的深入体验及个人的嗓音特点,进行的一种艺术创造。通过几代人的实践,传承,被老百姓承认和接受,应该以科学的态度发扬光大,推陈出新。

    湖南花鼓戏和全国其它剧种一样在文革时期曾遭受严重的破坏,大伤元气,造成戏曲演员断层,青黄不接,“四人帮”时期,民族戏曲艺术在舆论上视为洪水猛兽,统统打成牛鬼蛇神。人们谈论最多,看得最多的就是样板戏。歪曲的舆论让广大青少年在对民族戏曲艺术的认知上蒙上了一层虚无,轻视的阴影。这造成了各地戏曲演员也包括湖南花鼓戏在内的演员断层的危机。随着社会向前发展和多元化的竞争,电视,电影,多媒体,歌厅的影响和介入,戏曲再一次又受到时代主流的冲击,“戏曲危机”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湖南花鼓戏再一次面对市场的严峻挑战,冷落。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人们开始尝试新的文化带来的新鲜感和刺激。多元化的文化发展使得一些 “歌厅文化”充斥市场,造成了花鼓戏观众急剧流失,并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观众少,演员收入低,歌厅在这个年头代替了花鼓戏坐了第一把椅子。加之搞活经济,多劳多得,下海经商的号角吹响到神州大地,许多一个月一千块钱工资不到的艺术家通过歌厅这个渠道,一夜成千上万的工资和小费让他们尝到了甜头,一时间停薪留职,下海赚钱的艺术家从各大艺术团体跑了出来。人们开始思索歌厅文化比花鼓戏演出赚钱快,而且没有那么繁琐和复杂。艺术家们开始相互影响,相互传递着信息。唱了几十年的花鼓戏还不如一年的歌厅收入。于是,许多红极一时的花鼓戏艺术团体开始面临解散,瘫痪,许多国家级的地方戏曲专业艺术人才开始下海,走穴。地方戏曲艺术遭受到严重的创伤。有的甚至一蹶不振。名存实亡。

   面对一去不复返的戏曲演出市场,国家曾多次发起保护地方戏曲艺术,振兴戏曲,培养戏曲艺术人才,培养戏曲观众。但收效甚微,湖南花鼓戏饱经沧桑与冷落,有的地方确实也缺乏艺术人才,要引进新鲜血液,吐故纳新,但又缺乏过硬的指标,在经济领先主导一切的时代,没有硬性指标一般是很难引进真正的戏曲人才的。临时工,合同制的演员,遇到条件好的不在乎艺术团体的指标或待遇,通常把单位变成他们通向成功晋级的跳板。

    随着国家对地方戏曲改革力度加大和不断的深入,人们开始重新思索,重新定位。其实,湖南人酷爱花鼓戏就好像吃辣椒一样其实是有瘾的。观众还是觉得花鼓戏对他们的口味。这种湖湘儿女自身散发出来的眷恋情节本身就在骨子里头是挥之不去的。他们还是觉得花鼓戏好看,有嚼头,甚至还可以细细品味。从中可以获得虽假犹真的审美愉快。可以从中悟出花鼓戏的真善美来,变成茶余饭后的聊天或者干脆把戏中的情节照搬出来把它用在生活当中来当做说教的故事。教育年轻人尊老爱幼,循规蹈矩的等等。各种渠道的宣传,演出,送戏下乡,过去久违的热闹场面开始恢复起来。老百姓深刻的认识花鼓戏才是自己的精神食粮。那些熟悉的旋律,韵味十足的唱腔和经典的戏剧故事能重新让他们血液沸腾,愉悦心灵。家喻户晓的花鼓戏大型神话剧《刘海戏金蟾》培养了几代人。讲述的是勤劳善良,孝顺的刘海与狐仙九妹的爱情故事。刘海上山砍樵挥舞着柴刀的憨实表演,无论是砍柴,捆柴,遇到黄蜂刺痛时的表演及吆喝风的口语,体语都让人很熟悉。让观众感受到它是戏,而又是那么真实的出现在生活当中的真。所以观众对这出戏产生了共鸣。这出戏在湖南是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几代人都是看着这出戏成长起来的。美国剧作家阿瑟·密勒说:“戏剧与任何艺术相比更要求中肯恰当。如果一出戏能令人相信‘事情正是这样的’,那么,即使它缺点很多,仍不失为好戏。”戏剧的真实必须是动人的,是情感化了的真实。在社会科学中,真实可以用理性来直接表达。但在戏剧中,理性隐藏在情感之中,是靠情感的真实来影响观众的。比方说大型古装传统戏《哑女告状》当大小姐掌上珠被同父异母的兄长呆大在不明事理的情况下反锁在听月楼里当鬼屋一起来焚烧的时候,大小姐跳窗逃命,最终被兄长呆大救走。这里面折射出的情感让人痛心,惋惜,尤其是呆大在明白事理后背着大小姐上京城的那场戏,观众明明知晓背大小姐上京的呆哥只是一个拟人的道具,但还是深深的被这个道具所打动,观众为之感动不已,认为这就是真,是人性散发出来的光芒。这种情感的表现让观众极大程度上受到了影响,观众替大小姐担忧,替呆哥可怜,同时又为呆哥能明辨是非的勇气及善良称赞不已。明代作家袁于令说得好:“剧场假而情真。”这个“情真”,先是由表演者体验到了,他先被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体验所感动,才有可能打动观众。哪怕是再艺术加工提炼,也要让观众感觉到真实的一面存在。戏剧中的真最终结局总是向善的。都是正能量的提升,讴歌生活美好或者爱情甜蜜或者忠奸明辨,坏人总是没有好下场的。这种美的出现是观众最乐意的看点和最想要的结局。如花鼓戏大型神话剧《刘海戏金蟾》癞蛤蟆(金蟾)为夺狐仙九妹宝珠上天时的一系列表演,让观众感觉到金蟾为夺宝珠埋下的种种伏笔。憨实孝顺的刘海得到家神的鼎力帮助,以及最后用来挑柴的扦担都变成了蛇来制服癞蛤蟆(金蟾),在民间就有一物降一物的说法,蛇和蛙就是天敌,就是对头的事实存在。所以在剧中这种场景再现,观众自然就很容易接受,似乎还有癞蛤蟆必须被蛇吃的结论。舞台上那种诙谐的打斗和丝瓜井边戏金蟾的表演都在情理之中,这种表演它是和艺术家的意图紧紧地连结在一起的,达到情与理的相互渗透和自由转换。无论是故事情节转换还是体语在剧中的转换,只要观众认可它就有存在的价值。如传统花鼓戏《春草闯堂》、抬轿子上京那场戏。上坡,下坡等。轿子是虚拟的。四个轿夫抬着一顶虚拟的轿子在路上奔跑,通过一系列的形体技巧表演,让观众感受到了抬轿的轿夫们不容易,感受到了轿子真实的存在。现代花鼓小戏《酒楼趣事》麻将牌拟人,王八上吊留遗书,果子狸造反等就是很好的例子。对于观众来说,戏中的“事实”在时间上离我们是近还是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灵的贴近。心灵的贴近对艺术家和观众都很重要。湖南花鼓戏与戏曲展现出的真善美是需要用心去感受的。湖南人都是戏癫子,不仅仅喜欢唱戏,还特别会看戏。 

20159月1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召开主持政治局会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会议指出,“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时代前进的号角。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离不开中华文化繁荣兴盛,离不开文艺事业繁荣发展。举精神旗帜、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是当代中国文艺的崇高使命。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凝聚中国力量,是文艺工作者的神圣职责。”会议强调,“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必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全面贯彻“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紧紧依靠广大文艺工作者,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深入实践、深入生活、深入群众,推出更多无愧于民族、无愧于时代的文艺精品,不断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强大的价值引导力、文化凝聚力、精神推动力。”

    戏剧是描写人生的艺术,真实就是它的第一要素,戏曲不仅仅是综合性的表演艺术,它还是真善美的统一。当下正是繁荣与发展地方戏曲艺术的契机。在戏剧传承上下功夫,做文章。充分积极调动演员的主观能动性。尊重人才,尊重知识创新。把握时代脉搏,开拓进取。湖南花鼓戏的发展与前景将迎来可喜的春天。感知湖南地方戏曲魅力,强化自己的文化根脉,感受湖湘魅力花鼓戏真善美的精髓所在。

                  《花鼓戏》词;高世逢,

                   花鼓戏,

                   湖南花鼓戏,

                   火辣辣的情,

                   火辣辣的意;

                   火辣辣的三湘大地

                   火辣辣的芙蓉国里

                   火辣辣的老百姓吔,

                   喜好那火辣辣的花鼓戏

                   茶余饭后说的是戏,

                   街头巷尾传的是戏,

                   津津乐道谈的是戏,

                   眉飞色舞唱的是戏,

                   梁山伯与祝英台感天动地!

                   秦香莲告陈世美不认前妻;

                   九妹狐仙刘海砍樵;

                   叫一声胡大姐你是我的妻;

 

                   花鼓戏,

                   湖南花鼓戏,

                   甜滋滋的情,

                   甜滋滋的意;

                   富滋滋的三湘大地

                   美滋滋的芙蓉国里

                   乐滋滋的老百姓吔;

                   喜好那味滋滋的花鼓戏

                   真假美善欢乐悲喜,

                   唱做念打全凭功底,

                   手眼身法步不简单

                   动情演绎在生命里,

                   火辣辣的情,甜滋滋的意;

                   唱不完的故事;人生如戏;

                   湖南人爱唱湖南花鼓戏;

                   看舞台上下戏说传奇

 

                   千军万马在方寸之地,

                   演绎着人间的死别生离。

                   湖南人爱唱湖南花鼓戏;

                   看舞台上下戏说传奇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8427)   |    评论  (0)
网友评论
对不起,暂无内容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大喜大福文化传媒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