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
我的日志
 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流,在这条河流的两岸散布着无数的大大小小的村庄。在这无数的村庄中有一个奇特的村庄叫龙桥村,説它奇特,是因为这个不大的村庄的形状就象一条卧着的龙。在村口,生长着两棵老槐树,据説这两棵老槐树就是龙角。在其中的一棵老槐树旁边,有三间老房屋,房屋里住着一位年迈的老奶奶和她的孙子。老奶奶名叫荷花,她的孙子叫根子。根子已经三十二岁,还没有成家。原本有人给根子做媒,介绍的女子是邻村的一个年轻的寡妇。但是因为龙桥村上有人挑拨离间,致使这桩婚姻未成。这在根子的心里投下了阴影。

根子没有上过学,所以知道的事情也不是太多。他每天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奶奶在一起。奶奶经常给他讲一些神仙的故事,奶奶告诉他,神仙都住在仙界,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于是,根子总是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神仙,希望神仙把他带到仙界,离开这肮脏的人间。

终于,有一天,他到离村庄不远的山上打柴。説来也怪,这龙桥村的左面是江,右面不远就是一座山,这山説高也不是太高,也就近百丈,説起这山,也象一条卧着的龙。有一年,有一位云游的道人来到这里,他跑遍了山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来到龙桥村的村口那两棵老槐树下。道人在老槐树下站了好久。

那次以后,人们再也没有看见那个道人出现过。

却説根子打完柴后,取下脖子上的汗巾,来到小溪边洗脸。这溪水清澈见底,两边的花草繁茂。他洗完脸后,看着眼前的美景,心里説:要是永远在这里都好啊,有吃有穿有住。正在他胡思乱想之时,小溪对面的花草丛里跑出一只小狐狸。他感到十分惊奇,他在这里打柴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动物,当然根子根本不知道这是狐狸。

只见这只小狐狸来到溪边,静静地喝水。它好像并没有发现根子。根子坐在溪边一动不动。小狐狸喝完水后悄悄地走了。根子看着它离去的背影,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亲切感。此刻,夕阳正在西下,满天的霞光灿烂。

回到家里,根子把看见的情况告诉奶奶。奶奶听了他的描述后,告诉他那是狐狸。接着,奶奶给他讲了狐仙的故事。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那只狐狸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姑娘拉着他的手在草地上翩翩起舞,他们的舞姿引来了蝴蝶和小鸟,然后,他们轻轻地飘了起来,越飘越远,越飘越高。忽然,他醒了,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梦。他再也睡不着了,悄悄地开了门,走了出来,外面月光如银。

“孩子,你好啊!”他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四下里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人。直到那声音在他耳边再次响起,他才发现那声音来自老槐树上。只见老槐树上立着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夜风吹起老头的衣衫,象是神仙下凡。他问道“老爷爷,你是神仙吗?"老头回答道:“是啊。”然后,老头飘然下地,拉他在老槐树下的石头上坐下,然后问他:“孩子,你觉得苦吗?”他回答道:“苦。”老头道:“世间之事,皆有因果,自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良的人最终会有福报,那些作恶之人,终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你如今待在这是非之地,注定是没有好的结果的,不如跟我到深山修道,日后修成正果,自可寿与天齐。”他听后説:“好是好,可我要跟奶奶説这事情。”当下返回屋内,叫醒奶奶,告知此事。奶奶将信将疑,遂叫老头显一下本领。老头慨然应允,只见老头平空而起,升起十几丈,然后又飘然而下,竟然是毫发未损。奶奶这才相信,眼前的老头就是神仙,同意老头把根子带走。只是真正离开,根子又不忍心丢下奶奶,奶奶孙子抱在一起,哭了起来。老头见状,説:“老人家,不用伤感,不如和我们一起去吧!”根子听后大喜,忙拉着奶奶的手説:“奶奶,你和我们一起走吧!”奶奶含泪点点头。

却説北方地界,这一年竟然和往年有异,临近初冬,温度依然如春。天下之人均暗暗称奇。但就在这温暖如春的季节里,北方地界却出现了一群兽怪,逢人就吃。一时间,北方地界,遍地白骨。一些北方和南方的佛道之士,想依仗法术除掉兽怪,结果却命丧兽怪之口。

这一天的下午,在北方定州地界的官道上,走来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仙风道骨,少的精神饱满。你道这二人是谁?正是根子和他的师父玉阳真人。原来玉阳真人听説北方之事,愤怒于胸,急于前来北方除怪。本来他打算一个人前来,但是根子死活要来,玉阳真人无法,只好带上他。至于根子的奶奶,跟随根子进山修道的第三年就病死了。

师徒二人来到定州地界,只见到处是白骨,四下里冷风习习,甚是凄凉恐怖。

二人正走之间,忽见前面烟尘滚滚。玉阳真人神情一凛,停住了脚步,从身后抽出了伏魔剑。这伏魔剑乃是几千年前吸收天地灵气的一块玄铁所化,具有斩妖除魔的法力。玉阳真人手中的伏魔剑乃是其师父托天真君留给他的,那托天真君修炼八百年后归天。玉阳真人自从接了伏魔剑后,已经除了数十妖魔。

根子立在师父身边,只见那烟尘越来越近,心中不免有点紧张。片刻之后,那烟尘之中发出怪叫之声,无数的兽怪御风尘而来。只见玉阳真人左手捏起剑诀,右手举剑朝天一指。那剑脱手升空,化作一道白光,迎着那烟尘而去。片刻之后,惨叫声起,只见那些兽怪肢体乱飞。根子心里暗道:原来这伏魔剑真的厉害无比。他正在心中自语,忽听空中响起一声炸雷,半空中落下数十兽怪,这些兽怪口吐烈火。二人立时被罩在烈火之中。玉阳真人念起剑诀,想将伏魔剑召回,但是那剑飞到烈火圈边却进不来。玉阳真人知道不妙,情急之下,双手托起根子,运起功力,将根子送出烈火圈外。根子浑身灼热,觉得自己身体象腾云驾雾一般,一下子飞出烈火圈外几十丈。他刚一落地,便被一群兽怪围住,兽怪们口吐黑烟,根子闻到烟味,立即昏迷,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条小溪边。师父正坐在在他的身边。此刻,他发现师父脸上焦黄,知道师父已经伤了真元。“师父。”他叫一声之后,已是泪流满面。玉阳真人应了一声后,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徒儿,为师将不久于人世了。”根子忙翻身坐起急切地説:“师父,不会的,不会的。”玉阳真人又吐出一口鲜血,缓缓道:“徒儿,为师去后,你要专心修道,以便日后修成正果,原本我打算将伏魔剑留给你,但是昨天和兽怪激战,伏魔剑已毁,要是没有伏魔剑的自我牺牲,那么我们师徒就要命丧兽怪之口啊。”

根子看着师父的面容,再也説不出话来,眼泪如水流淌。

对于玉阳真人来説,此战毁了他一生。而最让他遗憾的是,在此战之前,他经三百年的修炼后,终于参悟到忘却一切才是修炼的最高境界,达到这一境界就能长生不死。但是他终究按捺不住不断翻涌的正义之气,而带了根子前来除怪。原本他打算除了兽怪后,便一心修行,不料自己未成正果身先死,怎么能不扼腕叹息呢?他又想起自己的徒儿,自己死后,徒儿怎么办?他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然后睁开眼睛,缓声对根子説:“徒儿,我死后,你可以去南荒山找空灵子仙长,你只要説是我的徒儿,他会收留你的。”説完,用颤抖的手从怀里摸出一只玉兔来,递给根子説:“这是我随身之物,一直带在身边,空灵子仙长见到它,就会相信你是我的徒儿。”根子听到这,哭叫道:“师父,你不会死,你会好起来的。”玉阳真人用颤抖的手抚摸着他的头,一会过后,玉阳真人的手停止了动作。根子抬起头来,发现玉阳真人已经仙逝。

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天地间变得灰蒙蒙的,远处依稀传来让人心惊的怪叫,在这条小溪旁边,一个衣衫破烂的人抱着一个身上满是血迹的老头放声大哭,此景此情让人觉得十分的凄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根子的头脑开始清醒。他放下师父,来到溪边,洗尽了沾在玉兔上的灰尘,然后小心地把它放入怀里。他看了一眼师父,然后转身挥手,大叫一声,叫声过后,一棵大树上的碗口粗的旁枝落地。接着,他又挥手大叫,溪边立刻出现一个大坑。他把师父小心地放入坑中,然后挥手运动功力,将泥土把坑覆盖,再将那棵碗口粗的旁枝插在坑边。一切做完后,他跪倒在地,给师父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离开小溪,向远方走去。

  分享(1)  转发(0)  收藏(0)  阅读  (2623)   |    评论  (1)
网友评论
有点味道!拍成影视作品不错。
2015/7/11 7:57:00 回复 删除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乔生桂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