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
我的日志

   编辑   2010/6/14 14:12:24

火车向南方,泪水往北淌。

从此恩怨两茫茫,天涯人断肠。

 

可恨旧同窗,仕途黄鼠狼。

过河拆桥陌路人,鸟尽弯弓藏。

 

最痛亲爹娘,势利冷若霜。

袖手旁观落水狗,带儿去流浪。

 

啊,伤啊伤!

乌江水不解锦江的诀别,懵懂儿又舔无数的新疮。

登山雪暗天,渡河冰塞川,啊伤!

啊,伤啊伤!

满天星也有数清的时候,浑身痛不堪尺寸的度量。

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伤!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2084)   |    评论  (1)
前一篇:下一趟班车
前一篇:打平伙
网友评论
在论坛欣赏过了。再支持!
2010/6/27 9:25:00 回复 删除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元菩阿丁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