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
最新评论
我的日志

《铁军军魂》

   编辑   2017/10/22 21:11:22
爷爷《李二农》1937年参加革命时,一手温文尔雅的毛笔字让周围的同志敬佩不已。后来被调到皖南新四军军部,在叶挺身边任军事参谋。新四军为了不断打击皖南地区的日本鬼子,经常派出侦察员深入敌后摸清敌情。当时进出鬼子的防区必须持有“良民证”。给侦察员仿制一份“山寨版”的“良民证”并不难,难的是证上那枚印章。这是鬼子核查的关键。因此,为残酷的对敌斗争需要,尽快制作一枚与“良民证”上相同的印章已迫在眉睫。组织上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爷爷。因为有一定的篆刻基础,过去读过程朴、赵之谦、吴让之等人的印谱,有一手制印的功夫。可是,不同于以往模仿古印那样刻得八九不离十便可以了,这次必须绝对准确,不能有丝毫的误差,否则就会给侦察员招来杀身之祸,更重要的是贻误战机。爷爷仔细研究了鬼子印章的结构布局、走刀风格和暗藏的刻刀痕迹,日夜奋战,终于成功地仿制出来。一批批的侦察员带着克隆的“良民证”,便轻而易举地通过了鬼子的检查。<BR>  在严酷的革命斗争中,爷爷从未放弃过学习书法篆刻的机会。只要一有空他就向叶挺、李一氓等新四军首长请教,收益颇多。因此很早就被人称为“新四军书法篆刻家”。<BR>  作品进了军事博物馆<BR>  解放后,爷爷被调到北京,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总部工作。尽管公务繁忙,但每有闲暇,总是坚持临池不辍。他书宗“二王”,尤喜赵孟頫,颇得赵书三昧。中年后独看李北海,登堂入室,有大家风范。篆刻上又受到齐白石、钱君匋等人的影响,不但能刻真、草、隶、篆四体,还喜欢刻诗词文章,灵气荡漾、有笔有墨,风格独特,自成一家。<BR>  1959年建国十周年大庆,爷爷的几件作品被选中,在军事博物馆展出。自此,每年他都有作品在军事博物馆展出,《解放军报》经常刊登他的书法篆刻作品。那时候李二农的书法篆刻在军内外已经闻名遐迩。<BR>  爷爷多才多艺,为了歌颂祖国的大好河山,六十年代他又创作了多幅大型木刻山水图,在军事博物馆展出后,同行和战友们赞不绝口。展览一结束,一些有身份的人就悄悄地将李二农的作品收藏起来了。可是当着李二农的面又不想归还,于是就想尽法子周旋搪塞。曾经几次参展的作品都被别人要去了未能取回来,李二农对自己艺术作品的慷慨赠送,在北京也是出了名的。他从不吝啬,以至于后来家中连一幅雕刻的山水图也没有留下来。当年,住在老北京的李家周围的邻居们都还记得:每逢假日,李家门前车水马龙,有开着小车来登门拜访的,更多是切磋艺术、拜师学艺的,李家总是热情相待,从不讲条件。<BR>  故乡养病   以书会友<BR>  然而,战争年代的艰苦生活,使爷爷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在首都各大医院都治疗过,无济于事。以致组织上准备调他去驻外使馆工作也未能成行,不得不离职休养。<BR>  晚年,爷爷的书法风格沉稳,平和中不泛飘逸,淡雅中透露出俊秀,作品洋溢着浓浓的书卷气。<BR>  最后的擘窠之书<BR>  到了“文革”初期,大街小巷、机关单位常常要张贴标语、口号。这在当时是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谁都不敢马虎,力争尽善尽美。干部休养所的领导根据上级指示决定,要在所部外墙上书写一条有气势的大标语,他们自然就想到了爷爷。但是,又担心首长身体吃不消。那时候爷爷行动困难,已经很少下楼了。当家里人向他转达所领导的想法时,他还是欣然答应了。<BR>  那天上午,父亲搀扶爷爷来到会议室,乒乓球桌上已经备了不少大白纸。当听说一张纸写一个字时,他有些为难,哪里去找这么大的斗笔呢?大家正在着急,还是爷爷自己想了个土办法,从医务室拿来大块药棉,捏成一团,沉思片刻,便伸向白瓷盘里饱蘸墨汁挥洒起来: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九个大字酣畅淋漓,豪放飞动。书写结束,李二农浑身是汗。这也许就是军旅书法家一生中最后的擘窠之书。可惜当时没人想到收藏,以致原稿荡然无存。这幅大标语写好了后,用硬纸板刻出来描到红砖墙壁上,再将一个一个空心字填上黄漆。于是书法的气势、精神全出来了,不少过往行人都对这幅大标语流连忘返、无不叫好。后来这幅刻字纸板被不少单位借去用过,最后被芜湖地委办公室拿去照原样放大做成立体大红字就摆放在地委办公大楼顶上。<BR>  爷爷的书法,大字气势磅礴,小字更见精神;清劲拔俗、面目一新,被世人视为珍品。四人帮倒台后不久北京就有收藏家慕名登门拜访,要收购李二农同志的书法篆刻作品,可惜的是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未能保存下来。)<BR>    如今故乡文化圈子里人,一提起安徽老一辈著名书法家如赵朴初、林散之、赖少其、张恺帆等,多能津津乐道。可是,提起另一位著名的新四军书法篆刻家李二农,却少有人知。其实1959年建国十周年大庆,国家军事博物馆举办书法美术展览,爷爷多件作品被选中入展,在军界声名大振,当时的《解放军报》也经常刊登他的书法篆刻作品。由于当时历史环境局限和政治运动频繁,他的许多作品真迹和遗物,都未能很好地保存下来。因此后人对他知之甚少,其在书法篆刻上的造诣和成就,早早给淹没在时间尘埃里也就不足为奇了。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阅读  (8370)   |    评论  (0)
前一篇:
前一篇:
网友评论
对不起,暂无内容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谷贤胜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