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形象
孙笑生
会员ID:10130
分享:
会员统计
  • 会员人气:13900468
  • 会员等级:
  • 是否在线:该用户当前不在线
基本资料
  • 职业:IT
  • 星座:双鱼座
  • 类别:星迷
  • 血型:O
个人介绍
  
 
  
  温和、谦虚、自律、自信(根据本人情况)。
  
  另http://user.qzone.qq.com/41289829
本人QQ空间里转载了一些情感故事,很感人啊,请多踩踩.谢谢!!!


女友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告别单身,要等多少年。
我欲出家而去,又恐眷恋红尘,空门不胜寒。
起舞影为伴,寂寞在人间。
追女孩,妄相思,夜难眠;
不应有恨,何时才能把梦圆。
女有黑白俊丑,男有高矮肥瘦,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光棍不再有!
不思量,互联网。明月夜,短松冈。电脑旁,正梳妆。相对无言,唯有键盘忙。
可记得,俊牛郎。高举杯,低声唱。论英雄,笑沧桑。相见苦短,唯有情意长




!!大家好。欢迎大家浏览本小屋,关于上传的歌曲大多是我喜欢的只是想和大家一起分享,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敬请谅解。谢谢
同时也非常希望朋友们有好的建议提出给我,本人表示感谢!
我的相册
放映 停止 上一张 下一张
日志
依旧是晚上7点。
我准时地出现在新世纪饭店的贵宾厅,一袭落地长裙,一把小提琴,一个清丽的身影。我站立在大厅中央,为闲坐在贵宾厅里喝咖啡漫谈的宾客们拉小提琴。
贵宾厅里散坐着十向位穿着讲究的男女客人。他们通常都是或悠闲或高雅或无聊地坐在转椅上,一杯温热的咖啡一张休闲的报纸一个空洞的话题,在这里渡过一个又一个夜晚。
我亲眼看见他们中的人来了又走了,同时又不断有新的人加入进来。只有我每晚守时是伫立在大厅的中央,为他们演奏。这是我的第二职业。白天,我在北京中关村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
我在新世纪饭店拉小提琴已有一年之久了。自从五曙去美国以后,我每天晚上7点至12点都在新世纪饭店贵宾厅拉小提琴。每晚5个小时酬金250元人民币,相当于美多三十多元。这笔酬金通常在每个月的月尾一次性的邮寄给在国外求学的王曙。
王曙是我的男友。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后他去了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大众传谋的硕士。
自从他离开北京之后,我就找到了这份兼职。为了资助王曙顺利地完成学业,我坚持每晚都到新世纪饭店拉小提琴。
5个小时的演奏中,每一个小时都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又到了间隔休息的时间,为了驱赶疲劳,我向侍应生要了一杯不加糖的浓咖啡。我轻啜了几口,陷入沉思,习惯性地想起了远在异国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0)  阅读(3346)     2005-11-14 16:51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是否还像过去?  我必需坚强,但我做不到,我不属于这儿,我只属于你。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紧握我的手?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帮助我坚强?  我要寻找从黑夜到白昼的路,因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
请带我走吧,我相信天堂里定会有安宁。  请带我走吧,我知道天堂里不再有眼泪。  当这栋五层的楼房倒塌时,霜正在一楼的办公室里加班,吃着石给她送来的夜宵。  他俩是一对新婚数月的小夫妻,恩爱非常。石比霜大八岁,从三年前认识起便对霜如珠似宝地宠爱着。由于两人不在一个城市,几经努力仍无法调动到一个城市。直到半年前,石才辞去了工作,只身到霜所在的城市。  霜有一份报表必须在明天上交,但因为搞错了一个数据,使得总数一直对不上。不得不在晚上继续加班,到了10点半却还没找出问题出在哪,于是打了个电话向丈夫诉苦撒娇。于是石带了夜宵来陪她的妻子,并和她一起查对着文件中的数据。见丈夫走进办公室里,霜满肚的烦乱立刻烟消云散。石,一直是她的支柱,在外人看来,她是位很能干的女孩子,但在石前面,她永远是个小女人。看着丈夫的英俊的脸庞,心情就象窗外的星空一般,灿烂无比。石怜爱的摸着她的头发,命令着说:"乖,去吃东西。我来查。"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0)  阅读(2871)     2005-11-14 16:49
23年前,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因此,村里的媳妇们常对着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媳妇还上前踹几脚,叫她“滚远些”。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那时,我父亲已有35岁。他曾在石料场干活被机器绞断了左手,又因家穷,一直没娶媳妇。奶奶见那女子还有几分姿色,就动了心思,决定收下她给我父亲做媳妇,给我家“续上香火”。父亲虽老大不情愿,但看着家里这番光景,咬咬牙还是答应了。结果,父亲一分未花,就当了新郎。

尽管娘的奶胀得厉害,可我没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

娘生下我的时候,奶奶抱着我,瘪着没剩几颗牙的嘴欣喜地说:“这疯婆娘,还给我生了个带把儿的孙子。”只是,我一生下来,奶奶就把我抱走了,而且从不让娘靠近。

娘一直想抱抱我,多次在奶奶面前吃力地喊:“给,给我……”奶奶没理她。我那么小,像个肉嘟嘟,万一娘失手把我掉在地上怎么办?毕竟,娘是个疯子。每当娘有抱我的请求时,奶奶总瞪起眼睛训她:“你别想抱孩子,我不会给你的。要是我发现你偷抱了他,我就打死你。即使不打死,我也要把你撵走。”奶奶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儿含糊的意思。娘听懂了,满脸的惶恐,每次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尽管娘的奶胀得厉害,可我没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是奶奶一匙一匙把我喂大的。奶奶说娘的奶水里有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0)  阅读(3506)     2005-11-11 13:15
女孩捧着饭盒呆呆的站在男孩的后面,看到了他开心的在键盘上打字,和他的传奇老婆诉说着绵绵情爱,女孩的心揪了一下,但她还是告诉自己,这只是网络而已。她把饭盒放在男孩的桌边说:“快点吃,凉了就不好吃了。”男孩头也没抬的恩了一声,继续他的情话大奉献。女孩默默的走了。

此刻已是凌晨2点,女孩叹了口气,她已不奢望男孩会送她,但却连一句叮嘱的话都没有。她宽容的一笑,回家了。

事隔数月———
女孩说:“看着我的眼睛说你背叛了我们的爱情,说啊你!”


男孩说:“不,我没有,我只是说她要来看我,仅此而已,我说不让,她偏要来,她也知道我有女朋友的,明天下午她就会来这个网吧了,她说只是来看看我!”


女孩说:“只是来看看吗?你把网络爱情覆盖到我们5年的感情上了吗?我能和她聊聊吗?”


男孩说:“我没有,我没有。。。她也说想见见你!我说了不去接她,因为你在,她自己来!”


第二天下午3点整,男孩的传奇老婆准时出现在了网吧里,男孩唤她雪,雪很漂亮,很有朝气,今年才18岁,比女孩整整小了5岁。雪的视线穿过男孩落在女孩憔悴的脸上,互相微笑,没有任何敌意。女孩示意男孩回避,男孩知趣的坐回电脑前继续他的传奇,女孩牵着雪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半晌的沉默后,雪大胆的开口了:“我爱他,不限于网络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0)  阅读(2436)     2005-11-10 09:53
跟很多普通的故事一样,我是个特困生,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学校其实很一般,不过是本科,而且我的高考成绩是全县第一,爷爷说这就是状元啊,他坚持要摆酒席,要请客,我们那么穷的家,终于看到希望了,终于有人要到北京去念书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在城里同学面前是多么自卑,不知道我是怎样费尽心血去学普通话,练英文,他们甚至不知道学费我是怎么一年年交上的,有次我无意间说起自己每个月家教可以赚480元的时候,父亲第一次冲我发了脾气,他觉得我赚了那么多钱还不知道孝敬老人,不知道寄家回家给弟弟交学费,太不懂事了。
我的生活可以说很黑暗,一直念书、上课、考试、赚钱,同学说我是守财奴,只要有兼职的机会都过来找我,半开玩笑地说:嘿,听说你只要能赚钱什么都肯做。我只有装做不在乎:是啊,我都肯。这样拼命赚的钱,一半给自己交学费,一半给家里,供弟弟妹妹念书。家乡说起我来都是很神化的:多么有出息,不但能供自己还能供弟弟妹妹。弟弟妹妹写信给我,总是会说:哥,我也要去北京念大学!他们不知道我的苦,我也不愿意让任何人看到我的苦,除了她。
她是我下一届的学妹,迎新的时候我接的她,帮着拿行李,找床位。她一定要请我吃饭,我就吃了,吃完后我付了帐,又带着她在学校里走了一圈,帮她认路。
后来她说
分享(0)   转发(0)   收藏(0)   评论(1)  阅读(3573)     2005-11-10 09:51
最新留言
您还未登录,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注册登录
我的微博
我的专辑
孙笑生主页空间与技术支持由演出网提供